青图

他与他的手心里攥着一个宇宙

【农橘】淤结9

预警:ABO带球跑!有生子操作!请谨慎避雷!
OOC!超级OOC!巨型OOC!
不上升两个人
最近真的超级忙可能更新会慢超级多xx
好歹在小橘生日之前赶完惹……
就拿连载更新当生贺ne【滚啊你这算什么贺文
依旧纠结,不带大纲裸奔
薛定谔的下一章
如果ok请往下➡️








9
陈立农走的很快,似乎电话里有人吩咐他做什么事般,在林彦俊闪躲的眼神中率先移开了视线,转身离开。
本来他也没打算在对方口里听到什么靠谱的回答,林彦俊的脾气他再清楚不过了:什么话到了他嘴边都要七弯八绕兜个圈子,说出口来还不到原先心里想的五六七成——本性还是个死傲娇而已。
虽然嘴不对心,但是陈立农总是能凭着相似的脑回路猜出他的意思。他体贴的像是牧师般向着林彦俊伸出了手:向他说着自己会包容他的一切,包括口不对心,但在另一方面他也用他灵敏的双眼将林彦俊看透,只不过是一瞥般的就让林彦俊觉得自己衣不蔽体体无完肤。
林彦俊善于言语更善于诡辩,敢于挑战规则更勇于这样做,从来不是个缩头缩脚的鹌鹑。但是碰上陈立农直率而又简单的“喜欢”两字,他却舌尖发麻,什么都说不出来,在制霸的人生中第一次有了逃避的冲动。
在陈立农离开不到一个小时,林彦俊翻来覆去再也睡不着,肚子里的胚胎安稳的让他恐惧。他翻坐起身,简单的洗漱过后抱着本书坐在窗边,想要通过文字来驱散脑内如走马灯般的各种画面。
但是他没办法做到,书中的文字宛如象形的图案印在他眼睛里,林彦俊越是想回归到书本中,陈立农的脸在他脑海里就越清晰,他屈起第二个指节敲击着精装本的书脊,手链碰到边缘发出清脆的咔哒的响声,他像触电一样收回了手,那根细细的银链子晃荡在他纤瘦的手腕上,似乎挺快乐。
如同陈立农了解他一样,林彦俊相信自己也对陈立农有一定的了解。当他对视着他的眼睛说出那些话的时候,林彦俊笃定,他只是在试探自己——陈立农在试探着,自己是否猜中了正确答案。
但是某些事情并不是像三流爱情小说一样就能简简单单冲破险阻,林彦俊自欺欺人的想,陈立农这样简单粗暴的直球只会让他难堪,甚至提不上感动。事情的正确与否早就在三个月前的那天下了定论,非要将善恶放在感情的天平上是一件幼稚的事情。林彦俊知道自己是爱着陈立农的,他也相信陈立农像是他自己口中所说是爱着自己的,但是这份感情——这份爱情,不能成为冲动的导火索,更不能放上天平,成为为所欲为的筹码——家庭,爱情,组合,事业,一切的一切,都由他这个年长者来承担。
林彦俊抬头,窗户外面天空蓝的像3D建模般的不真实,视野也不算太好,他想着这次失败的出走,摩挲了一下后槽牙,嘴角勾出了一抹释然的微笑。
他决定真正的逃跑了。




陈立农被打电话叫去拍摄杂志的图片,没什么曝光度的他们只能上上三线的小杂志内页露个脸,除了死忠粉没什么人能认出他们。
陈立农很高兴自己将了林彦俊一军,直率的打出直球让人措手不及正面的思考自己的感情,但是心里总有些不祥的预感刺着他的心脏隐隐作痛,让他在拍摄的过程中走神,被摄影师骂了一通。
拍摄结束的很早,陈立农向来乖巧,就算被骂了也没有什么脾气,只是在道过歉之后全心全意的投入了拍摄中。助理送他回了宿舍,他洗完澡躺在床上也不过傍晚时分。
房间内像是还飘着林彦俊甜味起泡酒的味道,但是空荡荡的半个房间早已宣示了当事人的不在场,不过是他的幻觉而已。
陈立农随手拿起了他们共同的床头柜上林彦俊没带走的维生素片,躺在床上,向上抛起然后再用手抓住。
他一时失手,药瓶掉在床上然后滚到了地上,药片在里面晃荡的响亮,但与地毯碰撞之后便不再做声,安静的躺着。
……药片……?
他猛然坐了起来,穿好衣服飞奔下楼,努力的回忆着被他碰倒在床头柜上的林彦俊的药瓶。
在记忆里这个药瓶显得极其违和,陈立农如同野兽的直觉让他觉得这个药瓶将会成为揭开谜底的最后一把钥匙。



他在药店翻找了许久,终于在货架的角落看到了这瓶药,好心的药剂师凑过来看着他犹豫不定的样子,指了指货架上方的另一瓶药。
“如果是孕期Omega信息素不稳定的话,这瓶药比您手上拿的这瓶效果更好呢。”
陈立农一愣,迅速的抬起头望向药剂师,以急切的口吻问道,
“你……您……刚刚说了什么?”
药剂师被他过激反应吓了一跳,但还是开口说道,
“我是说,您要是为了孕期Omega,寻找让他信息素稳定的药的话,上面这一瓶效果要更好一些,那个Omega是您朋友吗,你手上拿的药只有在没有Alpha陪伴的Omega身上使用才稳妥,要不然……”
陈立农无心听下面的话,他的心脏因狂涌而来的喜悦感而剧烈跳动了起来。






TBC

评论(14)

热度(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