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图

他与他的手心里攥着一个宇宙

【农橘】淤结8

预警:ABO带球跑!!!接受不了生子一定要慎入!!!
OOC!!巨型OOC!!超级OOC!!!
依旧是纠结的两个人
这章比较短,算一个复健吧xx
再有两三章大概就能摊牌了……
不上升正主👌
起名感谢遛老师@670 
如果OK就往下➖











8

然而下一秒林彦俊就感受到了危险,下意识的往后一倒,手指撑在床上微微攥紧床单,看着眼前突然放大的陈立农一时有些手足无措的瞪大了眼睛,这幅受惊的样子他知道在对方眼里一定蠢爆了。
但明显这个举动在陈立农眼里可爱到爆炸,他嘴角带笑着的贴近林彦俊,双手撑在他的腰侧旁下陷的床上,他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林彦俊的一举一动,像是在夹缝中寻找水源的干旱的种子一般。
然后陈立农凑近林彦俊的脸旁,下巴枕在肩窝里,侧了侧身子保持平衡,用手捞起后颈部分的碎发,轻吸了一口气。
林彦俊整个脑袋都炸了起来,他的腺体本身处于敏感期,没被陈立农手指的碰蹭,就单单被头发刮过都让它肿胀的更加难受,也许更是在意刮蹭的人是谁,他像是抑制不住的往外冒起了带着碳酸的甜酒泡泡似的,整个人泛着一股子甜甜的味道。
“干嘛啦,你是不是忘记了你是个Alpha?是不是找揍啊。”林彦俊听见自己的声音微微颤抖,就像是被发现了秘密基地的小孩,低着头点着足尖等待着审判。
“阿俊身上真的很香,但是很奇怪,为什么这股味道这么熟悉……”陈立农顿了顿,张嘴用虎齿摩挲了一下林彦俊的锁骨,欲盖弥彰的继续道,“……这个酒精味有点像我的味道。”
湿润的感觉让林彦俊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当即就推开了陈立农,“……不要得寸进尺啊,简单419有什么问题?你不是也没有标记我吗,味道是我自己的酒精味啊陈立农。”
“你还没有说为什么你要离开组合。”陈立农被推开到了一边也不恼,慢条斯理的问道,“我认识的林彦俊,可不是一个为了419跑出来一个月不管不顾组合的人。”
“……病了。”
林彦俊用自己都不信的小声的说道,摸了摸左手食指的第二个指节。
“什么病,严重吗?”
“胃病,过来静养。”
“那行,阿俊你继续养着。”陈立农此时已经下了床站在地上,脱了背心套上了衬衫。裤子在昨天落了不少白色的印记在上面,陈立农也不处理,伸手拿了放在椅背上的外套。侥幸,刚好遮住了白色印记,至少看上去像模像样不会尴尬。
林彦俊怎么想都觉得这个蒙混过关的行为过于顺利,霎时间除了盯着陈立农的后脑勺没办法做出其他的反应。
他想看看陈立农的脸,虽说是假话但是他至少想看到对方关心的神色。但是陈立农背对着他只露出了若隐若现锻炼良好的背肌,林彦俊像是赌气般的躺了下去,躺在床上背对着陈立农的方向,满身不舒服的想去洗个澡。
然而陈立农,在拿好了自己的东西穿好了鞋又小声的接了个电话之后,从门口又折了回来。
“林彦俊,”
他这样说。
“有没有人说过你说谎的时候喜欢摩挲自己左手食指第二个指节?”
“……我没有说谎。”
“你刚刚说的话,我一个字也不相信,”陈立农继续说,折回床边,“我会找经纪人姐姐问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然后还有……”
他站在窗边,一只膝盖跪上床,将林彦俊有些粗暴的翻了过来。
“……我不想和你只是419的关系,我想标记你。我喜欢你。”
少年热烈而诚切的告白让林彦俊舌尖发麻,要说的话憋在嗓子眼里说不出来。
他知道陈立农一向是个跟自己年龄不符的早熟的人,看什么东西都看的透彻,他蹩足的谎言就这样被热切又直接的告白击穿,毫无回旋之地。
说完陈立农就抓住林彦俊的下巴不由分说的堵住了他还想说什么的嘴,陈立农的吻技粗糙没有章法,却像在攫取他所有的精力一样,让他沉迷于其中忘了自己。
“……但是,对不起,”陈立农很快就放开了他,眼睛垂了下来,“彦俊在撒谎,有件事情你一直没跟我说,”他忽然抬起头紧盯着林彦俊的眼睛,“我已经标记了你,是吧,就在那天晚上。”
看着少年澄澈的眼睛,林彦俊说不出话来,只是移开了视线不加以言语而已。








TBC

评论(17)

热度(3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