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图

他与他的手心里攥着一个宇宙

【农异】你是我旷日持久的梦

激情产物,原本BE在看过FM之后给改成了HE

陈立农x王子异

OOC预警!短篇一发完

是一个贼矫情的故事

我知道肯定有BUG但是请大家对我宽容好吗呜呜呜呜呜

如果ok请往下→









命运之神没有怜悯之心,上帝的长夜没有尽期。你的肉体只是时光,不停流逝的时光。你只不过是一个孤独的瞬息。

——博尔赫斯《你不是别人》

 

 

 

1

陈立农第十五次翻转身体侧向另一边,企图在不同方向的空气中汲取一点点的睡意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半。借住在别墅区的第二个月,他还是没习惯北方空气中夹杂着的沙尘,被南方小岛温湿的空气养的娇气的呼吸道明显跟他闹了别扭,喉咙生疼。

而他头顶着的那面墙的对面,住着与他并无瓜葛却愿意“收留”他一年的好心哥哥。

在疼痛中激发了他自我保护的本能,身体上的疲惫也渐渐像是洪水猛兽般的袭来,仿佛睡着就能使感官的感觉消失。在迷糊中他难受的翻滚着,也许是疲惫使然,产生了幻觉般的听到了隔着墙传来的轻轻的呼吸声。

这似乎让他抓住了一丁点的救命稻草的尾部一般,慢慢的安抚了他躁动的内心,心跳的声音在黑夜中从未显得如此清楚的跟随着幻觉中的呼吸声一下下的敲击着他的胸脯,奇迹的像是母亲的安眠曲一样把他送入了弗洛伊德的世界中。

2

当陈立农作为交换生来到这个他从未来过的北方城市,也就是两个月前站在别墅区的门口时,他严肃的怀疑住宿家庭的住址给错了两个区。

最后等他拿着电话里那个听起来温温柔柔的男声告诉他随便放在地毯下面的备用钥匙,走进可以看到漂亮树林的别墅时还觉得自己在做梦。

陈立农有点拘谨的坐在白色的沙发上,打量着四周,等待着房子的主人的出现。

最后他听到啪嗒的拖鞋声从楼上传来,转过头去就看到了王子异。

陈立农扯着自己的双肩背包的带子,一时间除了讲出自己的名字叫做陈立农可以叫我农农是交换生之后一年要拜托了之外,也没什么其他的话好说,于是空气凝滞的迅速,他只能对着王子异的方向扬起了一个大大的微笑。

而对方——站在楼梯的第二节的王子异也被他的这一串说辞砸晕一样,歪了歪脑袋,最后看着陈立农的笑容也像被感染了一般嘴角勾起了一个弧度。王子异睁着眼睛,里面似乎有流光在闪烁,他有些好奇的盯着陈立农的脸看了半天,就像是在确认自己未来的房客是怎样的人一样。

他最后走下阶梯,就像是哥哥一样拍了拍陈立农的肩膀,很swag的说了一声“bro,我是王子异,之后请多关照啦。”

被温柔的对待的陈立农突然一下放松了下来,他松开了之前一直因为紧张拉住的书包带子,这个时候才近距离的看向了王子异的脸。开口就是“Bro”的对方声音温柔的仿佛可以捏出水来,脸是难得的具有明显棱角却又不显老不显凶的样子,皮肤白净却又可以看出明显的肌肉轮廓,这样的对比大概很能吸引女孩子,陈立农脑内想着这些有的没的,一时间气氛沉默的有点尴尬。

王子异看着他发呆的样子,从旁边的抽屉抽出了一包薏仁水递到了他手上让他回神。

“这个很好的,农农,这边很干可以补水的。”

陈立农看着手上握着的薏仁水,突然被戳中了笑点笑出了声。他又看了看看着他笑也显得十分沉静的开心的王子异,觉得自己真的是运气太好了。

3

那么这份在任何人看来都有些畸形的爱恋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陈立农也不知道。

他只知道在那日产生的幻觉,王子异的呼吸声像是神的指令一般突然突兀的敲击着他的内心最深处,像是他自己的一厢情愿般的刻下了深深的印记。

可能这份依赖感都是平时王子异对他的体贴照顾一点一滴积累起来,然后在他最难受的深夜一股脑的爆发出来。

这是一份畸形的、男孩姑且将其称为名为依赖的爱恋。

4

虽然王子异大他将近五岁,正在攻读研究生。陈立农习惯性的叫他子异,从来没叫过哥哥。而王子异也乐得这份接近的距离感,和陈立农生活的十分舒适。

按道理说两个本性温柔的人难得擦出火花,日子应该是温吞的平淡,互不相侵的互相尊重。但是他们两个却像是发生了歧化反应一样,闹得很凶玩的火热。

或许是年龄相近性格也相吸的原因,王子异很愿意跟陈立农说一些他平时在研究所里发生的事情。王子异性格很好,在研究所里也常常有被针对的现象出现,他觉得没什么,但是当他跟陈立农讲过之后,对方露出的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让他觉得很有趣,也就更愿意跟陈立农讲下去。而陈立农也习惯的依赖他,平时想不明白的题目也会带回来叫王子异帮忙。

陈立农喜欢看着王子异草草的扎着一个独辩低头思考问题的样子。散乱的发丝会掉下来几缕被他捋到耳后,露出领口以上光洁的脖颈,让陈立农有点想要像捕食驯鹿的狼一样咬住对方脖子的冲动。

有时候听着音乐王子异会不自然的跳上几个舞步,陈立农也会跟着跳一下,弄得关节嘎吱响。闹得太凶跌进沙发的时候他还会掐两把王子异腰腹部的肌肉,就像是欲盖弥彰的在确定对方健身进度一样,隐秘而卑鄙的做着肌肤接触。

5

王子异很聪明,也很温柔体贴,样貌身材也优秀,自然是有女朋友的。

姑娘被王子异带回家过,无论是穿着打扮还是谈吐礼仪都挑不出毛病来。陈立农当时躲在楼上的阴影处,直到王子异叫他他才不情不愿的下楼,被当做弟弟的介绍给了王子异的女朋友。

陈立农挂着笑,一副沉稳的样子,他握住女孩子的手,像是泄气般的轻轻握住又松开,礼仪良好的样子。

但是他心中剧烈膨胀的占有欲让他恨不得将王子异圈在只有他能看见的地方,理智又在告诉他不能因为自己的一己私自的独占欲去破坏别人的生活。陈立农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机械的走上楼梯回到自己的房间,只是手指因一直攥着拳头而微微发疼,掌心出了不少汗。

而王子异一直看着他走上去的方向,一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拐角的阴影里才收回视线。

6

王子异不喝酒,但是有些场合实在是推脱不开。不习惯饮酒的人很容易就醉了,他被搀扶回来的时候陈立农在洗澡,听了两遍铃声才去开门。

他跟着王子异健身的这几个月已初见成效,他穿着背心满身水汽的去开门,就看到紧闭着眼睛不舒服的靠在同事身上的王子异。

看起来王子异不是喝了酒就会闹的类型,同事看起来也不算清醒,把他像卸货物一样卸到了陈立农身上就东倒西歪的告别。陈立农把王子异扶上楼让他平躺在床上,倒了一杯水让他喝下。

王子异紧闭着眼睛,脸上泛着不自然的红色,和他平时白皙的皮肤对比起来显得突出而秾艳,陈立农帮他脱掉外套压好被角,心中却叫嚣着让他去干一些五五六六七七八八的事。

王子异头发被他散了下来,刘海搭了半边的眼睛,汗湿的头发分明的透出了脸的轮廓,一时间让陈立农变得手足无措了起来。

最后他忍不住的靠近他,细碎的吻落在额头和鼻梁处,然后再往下,就是嘴角和脸颊。

王子异不舒服的呓语了一声,皱着眉头像是要说什么一般,吓得陈立农一个激灵,从幻想中回到了现实。

他落荒而逃,像是被发现的偷窥者,带着他那自认为畸形的恋爱逃向了仅仅隔着一面墙的对面,心跳的频率诡异的维持在高高的数量上久居不下。

7

之后不知道过了多久,还有一个月陈立农就要回之前他的学校的时候,王子异和女朋友分手了。

是和平分手,王子异也没见多沮丧,陈立农却担当着单薄的附在他身上的罪恶感不敢言语两字。只是王子异在盯着他的脸的时候,扬起他的笑容来掩盖自己的心情。

陈立农从没这么怯弱过,但是对上了王子异的那张脸他就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对方闪着流光的眼神里单纯的漂亮,而他的眼中则是藏不住的欲望,宛如深渊黑不见底。

他知道他的爱意自始至终只是他旷日持久的一个梦而已。

8

时间转瞬间过去,只上帝的一瞬叹息,陈立农就到了要离开的那天。

王子异帮他把行李搬下楼然后又送到别墅区的门口,他伸开双手,想给陈立农一个最后的分别的拥抱。

陈立农丢下了手上的东西,一只手环住了王子异的腰侧,另一只手则是自上而下的从肩膀处搂住,陈立农在这一年内长高了不少,隐隐约约有超过王子异的迹象,所以这个姿势抱着很轻松,就像是专门为他定制的一样。

他紧紧地抱住王子异,然后开口在他耳边说下几个字。

王子异的瞳孔骤然放大,像是不可思议的扭头看向对方,而陈立农只是松开他,躲避着他的视线,拿起他丢在地上的包,转身离开。

王子异摸着自己肩侧,以及刚刚被湿热的空气留下触感而显得有点发红的耳垂,像是失去了什么东西一样盯着陈立农离开的方向,站定不动了。

9

回到南方小岛的陈立农顿时被晒黑了两个度,半年后,沉寂了很久的那个用户的wechat突然闪烁了起来。

“毕业了,正在最后的毕业旅行中。”

“嗯,挺好。”

陈立农心不在焉的回答着,热气熏得他有点头疼,心跳却莫名其妙的骤然加快。

“哈哈。”

“你不想知道我的答复是什么吗?”

陈立农拿手机的手颤抖了一下。

“抬头看看啊,Bro。”

 

 

 

 

 

 

 

 

 

 

后记:

“我们分手吧,”女孩搅着咖啡杯,礼仪良好的对王子异说着这样的话,

“你在意那个小孩吧。”

“啊?”

“你看向他的眼神都是不一样的。”

“那才是爱吧。”女孩认真的看向他,让他找不到任何理由的被击溃。

 

 

无论是隔着一道墙传来的咳嗽声,还是认真对他的话作出回应的声音,都在这个时间点上被无限放大,印刻在他脑海里的是一张带着笑颜的脸。

王子异苦笑。

就算如何的真实,都是会结束的梦而已。

 

 

 

 

但是,他看向晒得黑了两个度的陈立农,表情神态尽收入眼中。

 

 

 

结果似乎并不是如此呢?

 

 

 

 

END


评论(8)

热度(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