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图

他与他的手心里攥着一个宇宙

【农橘】淤结7

预警:ABO带球跑!!!接受不了生子一定要慎入!!

巨型OOC!疯狂OOC!超级OOC!!

我不认识我笔下的这两个纠结的人......

不要上升正主!

不带大纲裸奔,薛定谔的下一章

起名感谢遛老师 @670 

深夜更新十分快落

如果ok往下→





7

林彦俊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是表面冷淡,心里却是别扭的藏着火热的人;有时候沉着冷静的像是一位历经沧桑的老翁;有时候又露出孩子般不属于他这个年龄段幼稚的神情;他还是抬着眼睛露出漂亮的带着淡红色下眼睑做出假意撒娇的乖顺的猫;又或者是像是昨天一样的满身像是冒着一个个碳酸泡泡的甜美又醉人的标准Omega。

陈立农已经有点搞不明白了。

他自认为跟林彦俊认识许久有着不一样的默契,而林彦俊在他的面前已经是最为放开的状态——无论是冷淡的假意应承还是像猫一样借着身高差抬着眼睛对着他撒娇,都是真实的、甚至只有他一个人注意到的林彦俊。

但是在他昨天——更严谨的说是今天凌晨,在焦躁的状态下被林彦俊搂住脖子之后,他有点看不懂林彦俊了。

林彦俊无论是在他身下承欢时还是在他亲吻他的脸颊的时候,他都闭着眼睛,嘴角抿起隐忍的弧度,好好想想无论是为了保存自尊还是只是单纯的害羞,这都跟他所认识的林彦俊不一样。

所以说,林彦俊的落跑绝对不是偶然,虽然助理闭口不提,但可以肯定的一点就是林彦俊就自己的情况对他有所隐瞒。

“林彦俊对他的情况有所隐瞒”,以这个为前提的话一切的事情就显得一目了然起来。

一,既然对他有所隐瞒,对其余成员也有隐瞒,但是经纪人和助理都了解这件事的情况。那么这件事一定是一件极为私人的事情,甚至往大了说可以影响组合的前程的大事。

二,这件事一定与他有关,在询问助理姐姐的时候她不住的移开目光就可以看出这一点,而他最近发生过的最大的事情就是第二性别分化。

分化,一切都联系到了一起。陈立农想起了他分化最痛苦的时候做的那个梦,梦里咬紧牙关扭曲着身躯绷直了脖颈的露出媚态的林彦俊使他难以忘怀。

 

 

……如果那不是一个梦呢?

 

 

……如果他在那一天,就强迫对方做了不愿意的事情呢?

 

 

但是昨天在酒吧里林彦俊蹲在地上看向他的的眼神......陈立农后知后觉的有些看不懂。后来他拿了林彦俊放在口袋里的酒店钥匙把他放在床上,无奈的坐到一边回忆起之前的事情的时候,那个隐忍的,绝望的,却又像是破罐子破摔一样毫无保留的流露出爱意的眼神才撞进他的脑海里。

那不是仅仅Alpha信息素就能左右的爱意,陈立农知道,因为对于他本人也是这样,在他没分化的时候他看向镜子,自己的眼神与林彦俊当时的几乎没有什么区别。

他对林彦俊的感情萌芽的很早,早到他可能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了。然而现在那份爱意在不断的隐忍下发育成了无法阻挡的强占欲,在林彦俊消失了这么久后,在他看到林彦俊的下一秒悉数爆发。

陈立农现在坐在沙发上,用反省的态度撑着额头,想理清楚杂乱的因果关系。

林彦俊在床上不舒服的翻滚着,被子顺着他的肩膀滑了下去。陈立农暂停了思考,过去帮忙压实被子的时候,头与林彦俊靠的很近。

林彦俊无意识的朝他靠近,陈立农重心不稳,一下子弄翻了放在床头柜上的药瓶,然后就半摔进了床铺里。

不由地说猫科动物与生俱来的撒娇天赋很让人没辙,陈立农思考了两秒最后还是像是要放纵自己一样躺在了床上轻轻搂住了林彦俊的腰。

他决定明天起来再好好问问林彦俊本人到底是什么回事,虽然他也知道林彦俊不可能会照实回答他。陈立农明白对方的脾性,所以他更加的搂紧了些。

 

 

 

 

陈立农醒的比林彦俊早一点,他本来就浅眠,再加上一脑袋的事,又怕他醒来之后林彦俊又消失,自然睡不了多久。

他翻身捡起掉到地上的药瓶,上面写着他看不懂的外文,他也没过多在意,把它归到原位之后他又轻轻地把手搭到了林彦俊的身上。

没过多久林彦俊醒了过来,他翻了个身,陈立农便假装被他吵醒的样子,紧了紧手臂又顺势把头靠近他的颈窝,做出撒娇的样子。

林彦俊的反应在他的设想之中。

他揉着脑袋起床,看着抱着手臂却似乎并没有兴师问罪的姿态的林彦俊,突然像是灵光乍现一般,一个想法闯进了他的脑海中。

他盯着林彦俊的眼睛,然后慢条斯理的说道,

“我应该没有标记成功你……”

分化的那次我真的标记了你吗。

“所以你到底怎么了,林彦俊?”

我那天是不是把你标记了,告诉我吧林彦俊。

林彦俊嗤笑出声,眼神里却在挑衅中藏着失望的神色。

这个眼神却像是让陈立农确定了他的答案一样,心脏剧烈的因可恶的欣喜而跳动了起来。

 

 

 

 

TBC

 

 



评论(20)

热度(3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