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图

他与他的手心里攥着一个宇宙

【农橘】淤结6

预警:ABO带球跑!!!接受不了生子一定要慎入!!

巨型OOC!疯狂OOC!超级OOC!!

我不认识我笔下的这两个纠结的人......

不要上升正主!

不带大纲裸奔,薛定谔的下一章

起名感谢遛老师 @670 

如果ok往下→













林彦俊再次醒来的时候,甚至不想睁开眼睛,想要闭着眼睛逃离现实。在做了几层心理准备之后,他还是睁开了眼,此时进入他视线的不是医院泛着消毒水味的白色墙壁,而是他这个月看惯的镶着棕色木雕花纹的天花板。

他躺在柔软的床铺里,盯着天花板角落里扭曲的弯曲弧度的花纹,甚至怀疑之前在逼仄的车内的那一番强烈又令人脸红的旖旎是他的幻想——如果自己腰上没有那只手的话。

这只手怎么想都是陈立农的,几年的锻炼让他比起最开始他们认识的时候壮硕了不少,他的手轻轻搭在林彦俊的腰侧,没有用力搂紧,贴着一层薄薄的布料传递着热量,这个姿势发生在他们身上本来就不正常。

属于陈立农的味道慢慢的而又温柔的包裹着林彦俊,对于林彦俊而言就像是多年不见的好友一般熟悉。他的生殖腔内像是有一颗小小的心脏正在跳动,用欢喜的蹦跳来发出被信息素的味道滋养着的餍足的声音。

林彦俊后知后觉的摸向后颈的腺体,陈立农的姿势让他很不好活动,他又不想弄醒他,只能用别扭的姿势将手伸向后背。结果不出他所料,原本甜美的起泡酒的味道上升了一个浓度,和陈立农沉重的酒精味融合在一起,变得柔弱又温软,只像是撒娇似的在角落里冒出粉红色的泡泡来。

林彦俊痛恨身体的诚实,就像是阻挡不住自己想要向这个泛着成熟的酒精味的男孩靠近一样。林彦俊现在整个人都泛着属于对方的味道,他头疼的想,还是被人给完全标记了,即使上一次在车里生殖腔因为胎儿的缘故并没有打开。

他草草的翻了一个身,面向了陈立农,可能是动静太大惊动了对方,陈立农条件反射的就是把他往身边搂紧了些,然后再睁开睡眼朦胧的眼睛,看着一脸冷漠的林彦俊顺势就往对方颈窝里蹭了蹭,然后操着他那口软糯的台湾腔嘟囔道,

“阿俊,再睡会啦……”

睡个头。

好好的man帅有型说不撒娇就不撒娇的Alpha陈立农对我撒个什么娇。

林彦俊头上似乎具现化出了漫画人物般的十字怒气标记。

什么都没说清楚,就稀里糊涂的把人标记了第二天早上还要求多睡一会?这个Alpha怎么这么不按常理出牌?到底是他标记了我还是我标记了他啊?

所以他把陈立农的那只手从身上扒了下来,然后坐起身靠在床铺的木质靠背上,发出了一声嘎吱的声音。他推了推陈立农,仔细的抱着手臂看着对方的脸才发现他黑眼圈重的吓人,就像是几天没睡好一样。

陈立农最后还是揉着脑袋起了床,他一向浅眠,但是昨晚在做好事后清理之后,搂着林彦俊他却意外的睡得很好。他身上那股子带着微醺的甜味让他很想凑上去咬一口,就像是他在车内做的时候几次徘徊在腺体周围啃咬一样,他最终还是没采取这样的行动。

“阿俊……?”

陈立农试探性的开口,从被子里爬出来用一只手撑住自己的身体保持平衡,过了刚醒时的迷糊期,他再次被推醒的时候脑子已经基本清醒。林彦俊没什么表情,只是抱着胳膊看着他,就像是……

……被动419的失足少女,不对,失足Omega。

无意中把自己带入了渣男剧本的陈立农自顾自的想着,而林彦俊那边也纠结的尴尬的不知道摆出什么表情,特长的梗在这个时候说肯定是不合时宜的,空调开得有点冷,他暴露在外面的那一节脖子被冷风一吹,起了半边鸡皮疙瘩。

本来准备几个月都不见的人在第一个月就打乱了他所有的计划,就像是横冲直撞又故装无辜的恐怖分子,撕掉他装出来的所有的不在意,让他沦陷,淤结在水面之下的感情被活生生的拽上台面,作为非卖品捆绑在他的生殖腔里,等待着选择。

“陈立农,你……”

“昨天你在酒吧是什么情况?我认识的林彦俊可不会那样诶,”陈立农眯了眯眼睛,在林彦俊看来像是恶人先告状似的开口,“可我昨天进不去生殖腔,可你身上又没有别的Alpha的味道……”

精准的抓住了所有的重点,就差一步的推测,但是陈立农的重点最终还是放错了地方,林彦俊的手无意识的抓紧了自己绵软的衣服袖子。

“我应该没有标记成功你......所以你到底怎么了,林彦俊?”

陈立农盯着林彦俊的眼睛,像是本身自己就有猜想似的质问对方,就像是他们是恋人一样理所当然的样子,让林彦俊嗤笑出声。

 

 

 

TBC


评论(25)

热度(3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