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图

他与他的手心里攥着一个宇宙

【农坤】莎乐美(中)

捡起来了这篇,虽然我觉得没人想的起来我还有这个坑【x

但起码我还是蛮喜欢的hhhhh

前文请戳莎乐美(上)

校园paro

ooc预警

一个关于戏剧社的故事

如果ok请往下→







4

陈、立、农。

三个字在嘴里滚了一圈,嘴唇一碰就发了出来,名字里仿佛混着了本人台湾的软软的腔调,被谁喊出来都是一股亲昵的柔软味道。

无、论、谁、来、喊。

不知道为什么,在排练厅的蔡徐坤听了就不是个滋味。

“陈立农。”

他小声嘟囔了一声,看着在那边分明是导演组但是却在帮道具组搬东西的陈立农,然后又摇了摇头,看到编剧林彦俊奇怪的眼神之后,转身欲盖弥彰的去拿早已熟背的剧本。

陈立农为人和善,所以老是被各种拜托帮忙,而他本人也没有特别不愿意的样子,一副暖男的样子,所以老是被戏剧社里面的女孩子们笑称共享男友。

虽然他老是噙着温暖的笑容,然后用一种软软的腔调的去反驳说道“我才不是啦”,但是女孩子们的嘴是堵不住的,越反驳她们反而叫的越欢。

终于,等所有的准备工作都做完了,今天租赁排练厅的时间也只剩了一半,幸好有老师跟排练厅的主管交涉,这些天都没有人去使用这个排练厅,所以之后都能直接开始排练。

还只是初夏,排练厅内为了节省没开空调,门一关就是又闷又热,没一会陈立农身上就出了一身汗。

舞美组带着之前就买好的长卷假发,二话不说就往陈立农的头上套。陈立农大叫着好热好热,边想把假发从旁边扯掉。突然一只手伸了过来,贴着陈立农的手就把发网从他的头上扯了下来。

“你看他出了多少汗,要是还戴假发,他的汗能把这口井淹了你信不信?到时候你们还要洗假发。”蔡徐坤盯着陈立农的脸,然后开口说道。

“诶,我们也就是试试,发这么大脾气干什么嘛……”无端的被蔡徐坤骂了一句的舞美组组长很委屈,收好头发就跑到了观众席去,“好了好了你们排吧,我叫小朋友过来见习。”

陈立农则愣在原地,蔡徐坤的手不热,指尖在这个天气里居然还是凉凉的,划在他的手上触感显得十分明显,让他突然整个人都冷静了下来,顺便有了夺门而逃的冲动。

他在心里警告自己不要想太多,然后回看向蔡徐坤,结果发现对方已经移开了视线。

然后就有一瓶水和一包纸巾丢了过来。

导演在旁边大叫,“农农快把汗擦一擦冷静一下,准备一下第一幕。”

陈立农大声喊着好,然后把一瓶水灌了一半。

5

排练进行的可以说是十分不顺利了。

暂且不说演技问题,在指导老师还没来指导之前,什么都是未定数。

最主要的是主演两个人之间奇怪的气氛。

明明是在演着对手戏,但是两边都像是在演着自己的独角戏一样,明明是在对着台词,但是却像两个戏剧里的不同角色一样,没有剧情上感情的冲突,也没有情感的交融。

但是说是像两个戏剧里的不同角色甚至都有点不太准确,毕竟国内外都有两个戏剧同时在一个舞台上排练并且演出出矛盾的先例。

陈立农和蔡徐坤则是演绎着两个全身上下透着我们不熟的两个角色,莎乐美对约翰的求爱显得没有吸引力也没有诱惑力,甚至有点干巴巴的,这是蔡徐坤不会犯的错误。

只有大概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林彦俊皱着眉头,看着大四的导演一脸崩溃,想着对策,最终还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大喊了一声“先暂停!”

蔡徐坤也知道他搞砸了,一屁股坐在了地板上,手也撑在地板上,头往后仰做出了反省的状态。他回过头看着向边上走去找别人要纸巾擦汗的陈立农,仔细想着到底该怎么办才能不尴尬的演出。

蔡徐坤没有被人甩过,陈立农算是第一个。

对于这一点他一直耿耿于怀,以至于在收不到那个看起来甜甜软软实际则是凶猛刚烈的小狼狗的消息之后,他还是伤心了少说有两星期。

他的室友周锐听了只是瘪瘪嘴,说别看蔡徐坤说什么只是被甩了不甘心,还不是因为自己还喜欢那个人。

他又说,可劲作吧蔡先生,反正那位不是也还没退社吗,您看看是继续作还是去挽回他。

然后就被那位蔡先生狠揍了一顿。

蔡徐坤才不是作的,至少他自己不承认这一点。他只是不明白为什么突然热情的每天问候的恋……姑且算是恋人,转变态度转变的那么快。

他不能理解,所以就不能放下自己的尊严去问,也不愿意继续这样不平等的关系,于是就破罐子破摔,干脆也不理不管陈立农了。

莎乐美的爱直接而热烈,要是说起来的话,跟蔡徐坤本身还真的有点像,导演的选角眼光还是可以的。

但是蔡徐坤是个胆小鬼,他没办法在被屡次拒绝后继续锲而不舍的追求视线里的那片唇,也没办法在被彻底拒绝后选择极端到病态的报复方法。

所以他没办法忘记陈立农。

就在他无意识的绞着手指盯着已经没有人的角落的时候,突然被拍了两下肩膀,拎了起来。

“坤坤,你没事吧,没有中暑吧?”是人高马大的导演,他看着蔡徐坤呆愣的样子,还以为他中暑头疼,霎时间就紧张了起来。

陈立农听到动静急忙地往这边瞟了两眼,然后又欲盖弥彰的装作淡然的样子转开了视线,专注于手上喝了一半的水,却没想到蔡徐坤也在看他。

6

排练过了三天,在整体上的演绎还算过得去,但是主演两人之间的气氛还是没有调节过来。

想着明天指导老师就要来,导演就是一阵头疼,只能在租借时间快到了的时候叫了两个人过来苦口婆心的谈了一遭。

在这期间剧组的所有的人都撤的差不多了,最后偌大的排练厅只剩下了三个人。

导演的学长见谈的也差不多了,挥挥手准备放人,然后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喧哗声音。

夏天的暴雨说来就来,刚刚还晴朗的天空在数分钟内冷锋过境积了乌压压的一组锋面气旋,宛如大军压城一般威风凛凛的袭来,

霎时间豆大的雨点倾盆而注,在地上砸出深深浅浅的印记,不一会就积成了水洼。

哪个大学老校区的排水系统不是上世纪修的,排水不畅的直接后果就是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堆积了起来。导演惨叫着他的衣服还没收,转身就跑进雨里,走之余还提醒陈立农和蔡徐坤不要忘记关排练厅的门。

气氛再尴尬不过了。

排练厅在学校的最北边,而蔡徐坤住在最南边的宿舍里,光是骑车都要花20分钟左右,更别提走路回去了。

陈立农倒是住的挺近,但是他也站在排练厅门口伸出的一截多出来的玻璃门页下,不知道在想什么似的淡淡的看着雨点击打在地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嘈杂响声。

“你要不然在这里等我?”

陈立农突然开口,蔡徐坤条件反射的就往他那边看去,瞬间就对上了眼睛,男孩的眼睛像沉着一潭水,他看不出来情绪波动。

“我去寝室拿伞给你走到车站,天气预报说这雨要下两小时,没伞你一时半会走不了。”

说罢陈立农就要扣上他的棒球帽冲到雨里去,然后被蔡徐坤拉住了手。

陈立农停下来,直立的站着,像是要好好听着蔡徐坤要说什么似的望向他。

“我也去。”

蔡徐坤的手很好看,陈立农一度很沉迷玩他的手,而现在抓住他手臂的指尖因用力微微发白,倒是有点楚楚可怜的味道。蔡徐坤咬着下嘴唇,慢慢的说出了这句话。

“诶,可是这样你会弄湿。”

“没关系,我就在你寝室外面等你,那边离车站也近,免得你跑两次。”

陈立农看着他坚持的样子,也没多说什么。

“你知道我住在哪吗?”

蔡徐坤愣了一下,随即又挂上了一个尴尬的笑,但是陈立农似乎不在乎这一点一样,轻声隔着雨声告诉他自己的宿舍是哪一栋。

然后两个人就像是默剧一样沉默的跑进了雨里,光是看场面有点滑稽,但是伴着雨点声,随着鞋子底部拍打水坑溅起来的啪嗒声,蔡徐坤看着前面奔跑着的背影,突然第一次的有点想要追上他的脚步拉住对方的冲动。

陈立农的宿舍离排练厅不远但是也有小百米的路,雨下得很大,两个人最后到宿舍的时候还是淋了一头的雨。蔡徐坤穿着黑色的T恤倒还好,陈立农的白色的衬衫却被淋得透湿,隐约因湿布料变薄的透着少年精瘦的肌肉线条。

蔡徐坤不自然的移开了眼神,对陈立农说道:

“我就在门口等你吧,你有多余的伞可以借我吗?”

7

宿舍里没人,陈立农在柜子里翻找着东西,没有回答蔡徐坤的话。

蔡徐坤以为雨声太大遮掩了他说话的声音,于是把门扒开了一点,撑着门又问了一遍。

话音没落,就被一块毛巾蒙住了头。蔡徐坤把毛巾从头上扒拉下来,就看见陈立农用手抻着衬衫领口,手里也拿着一条毛巾对着他挂着他那个习惯性的笑容,“坤坤,则个雨下得太大了,你先进来,现在寝室没人。”他顿了下,看着蔡徐坤迟疑的样子,又笑了,“这个毛巾没有用过的,先把头发擦擦再走吧。”

蔡徐坤微张着嘴,觉得对方的笑容有点勉强,但是还是迅速的点了点头。

陈立农坐在他的桌子面前,一只手拿着毛巾胡乱的擦着头发,另一只手在桌上翻找吹风机的下落,但是半天没找到,他有点烦躁的放东西的声音都大了些。

蔡徐坤走进来的一刹那就看到了一个小小的毛球耀武扬威的站在他面前,一直借住在陈立农宿舍的猫明显把这个地方当成了自己的地盘,对外来的侵入者也就是蔡徐坤嗤之以鼻,蓝色的眼睛里透着对两足兽的不屑。

但是它并没有拒绝这个两足兽的抚摸,甚至还发出了舒服的呼噜声,陈立农转头看着他那个样子低笑出声。

书柜上的文件夹放的不稳,经过几下晃动就顺着桌子滑到了地上发出了很大的一声刺响。猫被吓得一下子跳到了远处,猫的迅速的动作则是吓得蔡徐坤一个重心不稳,往前跌去。

但是预想中与冰凉地砖接触的碰撞感并没有发生,蔡徐坤被两只手扶住了肩膀,头上的毛巾滑稽的搭在对面的那个人的手上,然后孤零零的滑到地上。

陈立农把他扶住,脸与脸之间相隔的距离不过10厘米。罪魁祸首的那只猫和那个文件夹一个一边处在房间的两角,一个躺在地上另一个坐着舔它的毛,露出了在蔡徐坤眼中与我无关的看戏表情。

半站着的陈立农看着他,他也看着对方,一时间不知道有什么古怪的气氛在两人周围晕染而出。蔡徐坤干笑两声,扶着陈立农的肩膀站稳,像是无事发生一样环视着周围。

“坤坤要小心点。”

陈立农对他的反应像是很满意的笑笑,然后转手就把桌上刚被翻出来的雨伞递给了对方。

蔡徐坤接过伞,就想一个百米冲刺跑走,但是最后还是忍住了冲动,好好地道了声谢。

陈立农点点头,然后还是像是不放心般的叮嘱了一句。

“坤坤路上也要小心点。”

直到后来,撑着伞走到车站的蔡徐坤耳廓还是红的。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与你的恋爱是从结束开始的。

现在久经情场的蔡徐坤第一次有种陷入泥潭的感觉。

“这都是什么少女漫一样的情节?”于是全校的高岭之花蔡徐坤同志苦恼的不顾形象的把头发揉的乱七八糟。







TBC



评论(9)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