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图

他与他的手心里攥着一个宇宙

【农橘】淤结3

依旧过渡章,废话奇多抱歉

下一章出冲突有一定mob情节

预警:ABO带球跑!!接受不了一定要慎入!!

OOC注意!!巨型OOC!!超级OOC!!

不要上升正主

不带大纲,跑到哪是哪【激情打文,薛定谔的下一更

起名感谢我遛老师 @670 

如果ok往下拉→











陈立农第三天早上醒来的时候,顺利分化成了依他所想一样的一个酷帅又man的Alpha,除了隐约嗅到了一股缠绕在身上消逝不去的甜丝丝的味道,没有什么异样。

他理所当然的认为是和他同住一室的林彦俊的味道,林彦俊平时对外以冷漠的态度拒人于千里之外,但是在与陈立农这么久的相处之后,对对方总有些和对别人不太一样的可爱与别扭。陈立农总觉得林彦俊深处的小可爱的性格被压抑在一个小角落孤单的冒着泡泡,等着人去穿过他周围那道透明的墙去品尝那一层甜丝丝的可爱的表膜。

所以在分化之后能感受信息素的味道,他闻到这股甜甜的味道一点也不奇怪。

但是当务之急是……林彦俊去哪了?

陈立农依稀记得他分化时梦中的场景。

脑袋一片混沌,场景被扭曲成不真实的弧度,他面前是被他压入床铺的做着隐忍表情被欲望操控的林彦俊,眼角带着委屈的殷红但是却又小声叫着他的名字,梦中的场景太不真实,于是他在梦里标记了林彦俊,就像是那些被Omega信息素诱导的失了理智的Alpha一样。他甚至带着一丝卑鄙的成就感和收藏家的满足感即简单的占有欲从梦里醒来,然后愧疚的为自己意淫室友这种行为忏悔似的用被子捂住了头。

经纪人一早就过来看他,看到他无事分化吁了一口气,环视一圈皱了皱眉头。空气里的情欲的味道消散了许多但是还是清晰可闻,她刚准备开口,就被顶着一头湿发的陈立农打断了话头,把想问的问题咽到了肚子里。

“林彦俊咧?”

得了,这小孩也不知道林彦俊去哪了,但是按这个情况……经纪人摸摸下巴,决定暂时不跟陈立农说这件事。

陈立农做了简单洗漱就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经纪人说他今天没有行程,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他们组合住在一起,美名其曰便于管理,但说实话还是因为各个成员还不算出名,没钱自己出去住,公司也不会出钱罢了。

今天的公寓里很空,没什么人,只有一个男孩子坐在电视跟前手舞足蹈的跟着录像带学着舞蹈动作,他是个Beta,在各方面都要做到最好才能出人头地。陈立农过去拍拍他的肩膀,第一句话就想问林彦俊去哪了,转念又想到梦里的样子,耳根有点发红,话音一转,问他人都去哪了。

“避难去了啊。”男孩笑着看着陈立农,“你分化不是分化成了一个Alpha吗,大家最开始还以为你会变成一个Beta或者Omega所以也没怎么准备,结果攻击性太大,大家在这里都待不住了,林彦俊最开始还想过去照顾你来着,估计最后也是被熏出来了吧。”

陈立农摸摸脑袋,有点不好意思的对男孩说抱歉,然后就开口问他:

“诶那林彦俊去哪了?”

“不知道诶,这两天也没见到他,估计被你的信息素激去医院打针了?等他回来要好好道歉啦。”

陈立农听着他的这句话,摸摸下巴,对他道谢,准备去经纪人那边问问林彦俊的下落。

 

 

 

 

 

林彦俊待在这个房间已经有几天了,除了吃饭没有什么胃口,也没有什么不适应的地方,他没事全副武装的出去买几本书,这般能悠闲过日子的时光对他而言也是少见,反而让他觉得有点讽刺的可笑起来。

他迅速的消瘦下来,没过几天颧骨就凸显的厉害,但这不仅仅是因为没胃口的原因,反而更多的是生理上的原因。

孕期Omega比普通的Omega更加渴求Alpha信息素,对母胎内的生命作为一个简单的激素调平,这个时候Alpha的陪伴与定时的体液交换就显得更加重要。

林彦俊就处在这一个尴尬的处境之中。

他从没想到他顶天立地的制霸少年有一天也会被Alpha信息素逼到这种样子。生殖腔内发热的胚胎体似乎一字一顿的向他叫嚣着对Alpha信息素的渴求,弄得他头脑胀痛,大脑里只有Alpha信息素这几个字。

又是一波腹内的抗议过后,林彦俊捂着额头躺倒在床上,心想,靠北啊。

他到底是在犟什么,为什么不能把这个告诉陈立农,或者更简单的解决方法就是找个医生把这个小生命拿出来,然后洗掉标记当做无事发生。

想罢他还是摇摇头,就像一个自私的守财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标记的原因,他对陈立农的感情越来越复杂,就像是解不开的蛛网,弯弯绕绕藏在他心里,不是简简单单明明白白“喜欢”两字就能描述的。

林彦俊被这一股畸形的Alpha信息素渴求症折腾的实在受不了了,然后脑海里冒出来了一个想法——一个之后让他追悔莫及的想法。

 

 

 

 

TBC

 

 

 

 




评论(15)

热度(3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