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图

他与他的手心里攥着一个宇宙

【农橘】淤结2

拖了很久的第二更

很水,基本上是小橘视角

下一更可能就是主讲农农那边了

预警:ABO带球跑!!接受不了一定要慎入

OOC注意!超级OOC!巨型OOC!

后期可能会有小小的MOB橘情节【如果我真的能继续更的话

不要上升正主

激情打文,不知道能继续多久【x

起名感谢我遛老师 @670 

如果ok往下拉→







 

 

 

林彦俊干呕了半天,胃里的东西都翻了出去,直到没有东西可吐了,他才脱力的扶着墙站直身子。漱口水换了三次才彻底洗净口腔里的味道,林彦俊压制着体内时时刻刻叫嚣着渴求着Alpha信息素的欲望,对着镜子,看着自己消瘦了一截的脸和被淋湿正在滴水的头发,开始认真的思考之后该怎么办,以及自己未来要以怎样的身份去面对陈立农。

 

 

 

那天林彦俊出了房间,只匆忙的喷了满身的气味阻隔剂,保证自己的味道不会外漏,就在周边保密性很好的酒店定了个房间,只身一人度过因被标记所引发强制发情的高潮热。

林彦俊是个洁癖严重的人,但是在这个情况下他能独自走到酒店房间都可以说是一个奇迹,他意识不明的倒在床上,连后方的清理都来不及做,只是发烫的生殖腔时刻提醒着他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没有Alpha信息素陪伴的发情期是很难度过的,更何况一个从来都只是用抑制剂抑制身体里的欲望的Omega。

他呢喃着那个为他做了不完全标记的人的名字,贪婪地吸嗅着他残留在他身上的一丝味道,脑袋里烙印着那个人的名字,以及他在标记自己时全失理智泛着红色血丝的眼睛。他把自己缩成小小的一团裹在被子里,出了满满一身冷汗,汗水粘在衣服上黏在他的背上,刺的他脊背发痛。

身体上标记的永远属于另一个人的味道越来越清晰,这多多少少意味着他将永远变成另一个人的所属物。林彦俊在痛苦中挣扎,却依稀的感受到了内心深处藏着的一丝被他唾弃的卑微的庆幸。

他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三天的早上,手机里闪烁着经纪人姐姐打来的无数个电话,他后知后觉的去抚摸后颈的腺体,那个已经完成了完全标记的痕迹的腺体微微肿胀,在无声中向他叫嚣着需要更多Alpha信息素的信息。他给经纪人回了个电话,说清楚了地名和房间号码,对方在那边怒骂着他的夜不归宿,立刻说要助理来找他。林彦俊吁了口气,迟疑的开口问道:

“陈立农那边已经分化结束了吗?他有说什么吗?”

“没啊,他什么都不记得了,分化成了Alpha,他刚醒没多久,你问这个不如自己回来看?……算了我还是让助理过来找你吧,出了什么问题吗?”

经纪人姐姐摸不着头脑的小心翼翼的回答着,似乎从林彦俊迟疑的语气中读出了什么。

林彦俊顿了两秒,没说话,挂掉了电话。

他的脑袋有点发晕,他面前宛如呈现着漆黑的奈落的洞穴,他在洞穴边缘行走,黑暗中幻化出的具现化的手,像是要把他拉入无尽的深渊似的,嬉笑着发出刺耳的尖利声音。然后他两眼一黑,晕倒在了床铺里。

再睁开眼睛,面前出现的是助理姐姐的模糊的脸。医院刺鼻的消毒水味灌入他的鼻腔,让他有点难受,他用手揉揉眼睛,才看清楚助理毫不掩饰挂在脸上的担忧的表情。

“开门见山的说了,你知道你被农农标记了吗?”

“我知道。”

“医生说你身体里已经出现了初步受精卵的雏形,需要告诉他一声吗?你们这个事应该是那天突然分化的时候搞出来的吧?”助理压低了声音,“他本人应该是不知道这件事的,但我觉得你既然被完全标记了总有一天要面对他。是告诉他这个生命的存在,然后你们自己决定还是怎么样?”

助理抛出的一系列的问题砸的林彦俊有点头晕,他看了看左手上吊着葡萄糖的吊瓶,摇了摇头。

“既然他不知道就不要告诉他了。”林彦俊皱着眉头挣扎着坐起身,“正好组合有个学习机会,你帮我跟经纪人说一下,那这个当幌子,让我出去吧。”

“可我觉得还是要让农农考虑一下这个孩……”

助理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林彦俊紧盯着她的表情吓了一跳,她反应过来一阵惊呼。

“你难道要……!”

“嗯,是个生命。”林彦俊伸手去够放在床头的手机,摆弄了两下,然后把手机卡拔了出来。“帮我换张卡吧,千万不要告诉陈立农这个事,后果可能会很严重。”

助理呆愣着接过卡,似乎理解不了林彦俊的脑回路。

“……等之后我会找人把标记洗掉,就当是一切什么都没有发生,”林彦俊划开微信里命名为陈立农的那个对话框,然后删除了这个置顶的对话,“不管怎么样组合里传出来这样的事都不好,这样组合还能继续。”我还能跟陈立农像以前那样在一个组合里。

林彦俊咽了半句话没说,像是思索着什么事样的敲了敲手机壳,然后露出了一个微笑。

 

 

 

TBC




评论(15)

热度(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