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图

他与他的手心里攥着一个宇宙

【农丞】耳洞发炎

OOC属于我,我没有逻辑

短打,设定有不合理处

不上升

丞丞在我笔下蜜汁娇羞

OK的话往下→





1

范丞丞右边的耳洞发炎了。

可能在某次带耳钉的时候,用力过猛划伤了耳洞内壁,再加上天气炎热,日程又满,不知道怎么搞得就引起了感染。起初他也没怎么注意,直到换耳钉的时候突然的刺痛从耳垂处传来,他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了耳朵的不适。

这个耳洞打了挺久了,之前打耳洞的时候也没出过什么状况,突然来了这么一遭,范丞丞在他们宿舍里找不到能用的药,一时有点手足无措。

就在他无奈的捏着自己耳垂的一角,不敢摘下来耳钉,害怕会肿得更厉害。他在镜子里看着伤口处已经被刺激的通红的耳垂,想着怎么消炎的时候,突然一个声音打断了他的思考。

“诶,丞丞,你耳垂怎么了啦,是穿耳钉过去的时候碰到了吗?”

不知道什么时候陈立农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了他的身后,明明是个大个子,却没搞出任何的动静,吓了范丞丞一跳。

“你走路都没声音的吗?吓死我了。”

“还不是你太认真了,怎么了你的耳垂都红了,会疼吗。”

陈立农认真的看着他的耳垂,伸手就过去戳了一下,刚触碰到范丞丞的耳垂的时候,就看见对方一个激灵,抖了一下。

“啊……对不起,会很疼吗?”

范丞丞耳垂敏感,刚刚那个触碰让他起了一后背的鸡皮疙瘩,他还没办法说什么,只能幽怨的哼了一声然后又横了他一眼。

“……没有很疼了,但是找不到药消炎,天气这么热再不好好消炎会变得更糟。”

“药的话我有诶,”陈立农看着他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的样子,有点想笑,“怎么啦我之前也有打过耳洞啊,这种药怎么可能用的完,要到我房间去上药吗?”

范丞丞从来没觉得陈立农站在背光门口的那个身影那么帅过。

2

范丞丞其实很怕疼,外伤意义上的。

从小被保护的很好的他,基本上没受过什么伤,在当了练习生之后,虽然他们平时练舞少不了小磕小撞,但都不严重,咬着牙沾着酒精或者不刺激的碘伏消毒,伤口很快就会好。

毕竟是年轻,在手足无措不知道怎么处理这个发炎的耳洞的时候,范丞丞第一时间去查了百度,然后他就觉得自己要死了。

看着搜索结果中出现的软组织坏死的图片,他拉扯耳钉的手微微颤抖。

还好陈立农有药。

得救了。

不用包着丑丑的耳套去唱歌跳舞了。

万幸万幸。

3

陈立农的房间在走廊的另一头,出了卫生间,没走几步路就到了,他推开门,门轴与木板之间发出愉悦的吱吱响。

范丞丞站在他的床尾也就是房间门口,抱着手臂看着他上下翻找消炎药水。手却不自禁的去摸了下耳垂,那处软肉不自然的又开始阵痛,难受的他龇牙咧嘴。

“好啦,坐这边来,我帮你上药。”

陈立农拍拍铺的整齐的床单,示意让范丞丞坐到床上来,范丞丞迟疑了一下,虽然走近了一点,但是并没有坐下的意思。

“把药给我我自己来吧。”

“你耳朵后面自己看得到哦?”陈立农想是想到了什么搞笑的事情一样,手半捂着嘴瞪大了眼睛看着离他两步远的范丞丞,看的范丞丞一阵火大。

“好啦,你帮我上就是,我不喜欢人家碰我的耳垂,就很bad。”

范丞丞嘟囔道,声音越来越小。

“……轻一点啊。”

陈立农听到了他的话,又笑了起来。

“好啦,会轻,不会弄疼你的。”

范丞丞听着这句话觉得怎么着怎么奇怪。

4

上药倒是真的不疼。

陈立农像是知道他怕疼一样,做什么都轻手轻脚的,轻轻抽出被夹在肿起来的耳垂的软肉里的耳钉,然后用棉签沾了药水柔柔的擦在范丞丞伤口附近,让药水充分进入内壁伤口内。

但是如上文所说,范丞丞是个耳朵敏感的人。

所以当上耳廓被轻轻拉起来的时候,伸入棉签到耳朵后面擦药的时候,陈立农离得太近鼻息喷到耳朵上的时候,范丞丞总会感到一丝酥麻,就像大脑接收到的刺激直直的传送到了中枢神经传遍全身一样,让他产生一阵颤抖。

然后他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

他感受到了脸上的潮热,然后迅速的把眼睛闭了起来。

“……丞丞,你脸红什么呀。”

陈立农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不解的望着他。范丞丞白净的脸上染着和谐的不行的红色,他闭着眼睛,皱着眉头,像是在索吻一般,定在那里不动了。

陈立农的眼神里有点危险。

5

范丞丞心里疯狂飘过弹幕。

因为耳朵敏感在团员面前脸红害羞了怎么办!

被喜欢的人以擦药的名义带到房间里吻了怎么办!

 

 

 

END


评论(9)

热度(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