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图

他与他的手心里攥着一个宇宙

【农贾】单线悸动

一篇卡到吐的点梗文,总算是产了出来

OOC属于我

XJB写的,不要有任何联想,不上升

XXJ文笔见谅......

 感情没交代清楚我的错......

标题其实没啥意思【x

 如果ok往下滑↓

 

 










晚上10:30

黄明昊觉得自己蠢爆了,一点都不像是往常精明的样子。他什么都没想就从宴会厅跑了出来,身上的那件衣服里还静静躺着那张下午他软磨硬泡跟他子异哥换的房卡。他没办法,只能刷开不属于自己的房间,祈祷着当事者把他的话当一个拙劣的玩笑,没这么快跑出来找他。

黄明昊躺倒在床上,身上衣服也没换,妆也没卸,心脏还在他的胸膛里飞速跳动着。他在床上翻滚着,很快就把服务员整理的干净整齐的被单揉成了一团,皱巴巴的躺在他脚边。他抱着充满了鹅毛的枕头,企图用枕头的温度去冷却脸上的温度,一点都看不出来之前脑子一热脱口而出告白的豪壮样子。

他随手丢到床上的手机一明一暗的闪着消息,范丞丞的那几个感叹号尤为明显,八卦的语气加上欠揍的表情包显得十分扎眼,让他有点想打他。

他不想让那个人出来找他,但是内心深处还是抱着一丝幻想,希望能快点能见到他的脸。他刚刚才从他身边逃走,那位没大他多少的小哥哥再怎么精明也想不到他会来这里,但是那么温柔的人肯定会因为担心他不停的追问他的下落。

黄明昊想着没多久之前发生的事情就觉得羞耻,又一头埋进了柔软的床铺中。但是还是偷偷地抬起头,眯着眼睛悄悄地看着屏幕上闪过的消息。

迟迟没有一个被他署名橙粒浓的消息发来,他突然有点慌张。

如果可以的话,他想回到说那句话之前,把那个自己打晕,再把嘴缝上。

他怎么就一时想不开说出了那样的话呢?

 

 

 

23天前

当黄明昊站在发着光的舞台上的时候,他的脑海里是一片空白。不同于之前的几次排名,这次的排名直接决定了他的命运,然后,他的命运被他掌握在手上,他登上了第四名的位置。

他的腿有点颤抖,但是还是尽全力打直了身子,不同于在大厂里见到谁就喜欢歪在谁身上的坏习惯,他在总决赛的舞台上,他在最终的颁奖台上,一个人坐得笔直,眼神不由得往下瞟着,并不费什么时间就找到了陈立农的身影。

他显得很放松,平时软软的塌在额头前的额发被发胶分成两束分到两边,满额头都是汗。

黄明昊看着那个跟身边的选手或击掌或抚背的身影,咧开嘴笑得很开心。

他注视那个人已经很久了。

所以当他伸出双臂去接受那个人的拥抱的时候,闻到那个熟悉的味道的时候,他没有笑,只是百感交集的放松了身子,就像是放下了百斤重的包袱一样。

黄明昊在大厂里拍摄节目的时候,跟陈立农两个人并不算太熟,虽然年龄相仿,但是在舞台上的担当和定位相隔太远,致使除了在前两天的节目里的还不算亲密的接触之外,他们基本上都不算有交集。

平时在练习室见到也是淡淡的点头招手打招呼,黄明昊虽然在心里在意得不得了,但是对着陈立农他还是没办法像对着其他的哥哥那样任意的任性撒娇。

陈立农待人温和,温温柔柔的宛如南方小岛上的暖风,笑起来就像是冬日里透过窗户洒在地上摔碎的阳光,将他周围的人轻轻地包裹起来,不踏入安全区域一步。

风过不留痕,但是陈立农这阵风就像是吹在他心里的沙丘一样,沙粒蠕动随风飘走,只留下一个个小小的坑,让黄明昊心里痒痒的难受。

他想着,来日方长,Justin这么厉害,Justin没在怕的。

于是紧紧抱住了陈立农的后背,然后难得没有胡闹的轻轻在他耳后说了句恭喜。

陈立农的瞳孔突然放大,然后他闭上了眼睛,拍了拍黄明昊的头。

 

 

 

15天前

顺利出道对这几个男孩子而言都像是梦一样,直到他们的脚落到了洛杉矶的机场摆渡大巴上的时候,也没什么实感。

其实距离出道夜已经过了不多不少的一个星期,期间九个人销声匿迹,乐华的一干人跑去了泰国拍摄广告。黄明昊时不时地刷刷微博消息,然后被热搜上的补作业补论文毛概课点名乐的在他们99人的大群里瞎嚷嚷,点名嘲笑那几个惨兮兮的回归学校的人。

他隐隐期待着陈立农给他的回应,但是只看到一个队形的大哭表情,陈立农就再也没在群里说过话。

然后他们昨天从北京出发,陈立农穿着明黄色的T恤外套着风衣,在机场护着小鬼也被小鬼护着穿过人群,拎着自己黑色的双肩包,啃苹果啃得不亦乐乎。

结果今天也还没跟他说上话,明明是一个组合的人,到底是什么情况啊。

黄明昊在心里嘀咕着,然后就看见手机提示您的小宝贝超级农农关注了Justin。

说到底黄明昊还是个小孩,平时也没少混迹在粉丝群里玩,那些追星的软件也没少安装。小孩臭屁的下了软件,拿小号关注了自己的同时,也悄悄关注了陈立农。

看着忽然闪现的粉丝列表里陈立农的名字,黄明昊的心里明亮的跳了一下,然后按住想要回关的手,欲盖弥彰的关注了剩下的队友,最后才把陈立农和蔡徐坤关注上。

少年的暗恋宛如一跳一闪的明亮火焰,灼的自己抓耳挠腮。每一句每一次跟他在一起的时候都要脱口而出却又最终没有说出口的喜欢,都像是一根达摩克里斯之剑,悬在少年头上。黄明昊不由得想起了追逐着太阳而融化了翅膀死亡的伊卡洛斯,打了个寒颤。

于是他猛地转头,对上了因为他突然的剧烈动作而抬起头看向他的朱正廷的眼睛,他表情严肃的开口:

“正廷哥,你说我可爱吗?”

“黄明昊你又在抽什么疯?”

然后没有悬念的被赏了一记暴力仙子的暴击。

黄明昊委屈,Justin做错了什么要被打。

抬头就看见了向着他们走来的一脸看戏的尤长靖和陈立农。

他干笑两声,口里喃喃道“Justin不知道,不关Justin的事。”一边逃跑样的跑去了另一边。

然后他远远的听到了陈立农的笑声,伴随着“诶正廷,Justin是真的很有趣,你们平时都是这样的吗?”的询问声,跑得更快了。

 

 

 

 

 

14天前

他们九个人分成了几组在环球影城用GOPRO记录他们这次花路之旅的开始。环球影城里面有很多玩意,还处于玩心正大的年龄的男孩子们一下子就被吸引住了目光。

因为各位哥哥的满心抗拒,所以只有陈立农和黄明昊进了鬼屋里,黄明昊一路过激反应的上蹿下跳,然后到处跑的让手持GOPRO的陈立农很是难办。这一路上他都没怎么被鬼吓到,倒是被黄明昊吓到了不少次。

于是他在黄明昊再一次被房间里突然窜出来的半颗鬼头吓得跳起来的时候,陈立农顺手一抓就抓住了他的肩膀,让他离自己近一点。

“冷静一下啦Justin!你把鬼都吓到了!”

陈立农无奈的提高了声音,却意外地让黄明昊冷静了下来。突然的身体接触让他有点猝不及防,他呵呵的干笑着,想着这么黑应该发现不了自己发热的脸。然后就很按照鬼屋的套路,黄明昊突然感觉自己的脚被一只干枯的手抓住了,他又是猛地一跳,扒着陈立农的肩膀,躲到了后面。

陈立农被他迅速的动作吓了一跳,但是还是条件反射的用手臂把他护住,扒着陈立农的肩膀的黄明昊突然像是得到了安全感一样,感觉心里被指尖传达的热度慢慢的填满了。

暗恋的情绪被简单的身体接触满足,实在是太不像样子了。黄明昊一边这样想着,一边把头埋在陈立农的肩上滚来滚去,嘴里嘟囔着要命要命。

一直到他们从鬼屋里出来,黄明昊都保持了绝佳的精神力,就像是心里的坑被一点点填上一样。

然后陈立农似乎是习惯了他的突然的身体接触一样,在他们这一天快结束的时候,当黄明昊突然跳上他的背的时候,顺手就护了他一下。

温州小精明一改精明模样,笑的大大咧咧,有点蠢有点幼稚,看的朱正廷很想打他。

 

 

 

下午14:00

今天是他们在洛杉矶训练的最后一天,本来就在大厂有过不少交流,在这短短的几周共同生活之后,男孩子们更是熟的到了可以随便开玩笑的程度。

黄明昊慢吞吞的把东西往行李箱里胡乱的塞,一边抱怨着箱子太小了装不下,一边又把价格不菲的衣服揉成团丢到行李箱里增加无谓的体积。

然后突然跟踪他们拍摄的导演的消息就发到了他们的手机上,说是晚上有个宴席要他们参加。

累了这么多天的男孩子们肯定都是不喜欢那样的场合的,然而最后能出道的这几位哪个不是礼貌周到的人精,乖巧的回复了一定会去的消息之后,黄明昊更是像疯了一样跳上床就是滚来滚去,大叫着不想去不想去,然后就被认真收拾自己在美国买的东西的乐华队长丢到了外面。

黄明昊委屈巴巴的在外面蹲了两分钟,然后又灰溜溜的跑去拍门。

“Justin你在这里干什么啦。”突然肩膀被拍了一下,黄明昊一回头就看到陈立农戴着口罩遮了半边的脸。

“被正廷哥丢出来了……”黄明昊的心跳漏跳了一拍,装出一副嘻嘻哈哈的样子,而又可怜巴巴的看着陈立农。

但是这个样子却像是不知怎么的戳中了超级农农的笑点,陈立农笑的丢了眼睛,黄明昊一头雾水,只能看着陈立农慢慢缓过来,他哀嚎,

“怎么回事,农农也要欺负我这个小可爱了吗,这个团还有没有人性!”

“正廷不给你开门,那你要不要到我那里住?”陈立农笑的眉眼弯弯,

黄明昊也不知道是不是哪根筋没对上位,顺口就问,“去你哪里住?”

“还能去哪住……哦,去我心里住啊。”陈立农愣了一下,突然开口就是黄明昊司空见惯的土味情话。

明明是随处可见的土味撩妹情话,黄明昊还是不由自主的板起了脸,彼时随口就来的回应,现在却找不到语句。他像是尽力控制表情一样,整个人憋得通红。

“……陈立农你学坏了啊,说,是不是我们家黄明昊教你的……”就在这个时候,朱正廷打开了门,正巧听到了最后一句话,悠悠地在旁边说道。

听到我们家的黄明昊这个称呼陈立农有一瞬间小小的呆滞,收敛了一下笑意,然后又笑着对黄明昊挥挥手,

“好啦,正廷放你进去了,Justin是真的很有趣,那我先回房间啦。”

说完了边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快步的走开了。

黄明昊盯着陈立农离开的方向盯了两秒,然后又转头看向朱正廷。

“……干嘛,不进来吗,那我关门了啊?”

“诶诶诶正廷哥等等等等,我进来我进来……”

 

 

 

 

晚上20:00

本来就是大人物们用他们的名义开的一个以社交为主,他们艺人本身自己可有可无的宴席,再加上团内光是未成年都有三个,喝不了酒,只能晃着酒杯里的果汁看着哥哥们跟大人物们打着客套话巧妙地推酒。宴席过半,整个场面开始变得有点乱糟糟,黄明昊觉得有点无聊,于是就摇晃着喝了整场还没喝完的菠萝汁,走到了半封闭的阳台跟前,隔着半尺高的紫色小花,看向洛杉矶也不算干净的天空。

“Justin你在干什么?”

“没啥,就无聊,这边的天也不好看,没有星星。”黄明昊随口答着,然后转头就看到陈立农一张似笑非笑的脸。

他本能的就想往后退两步,突然看到陈立农僵硬的嘴角,他想着可能是刚刚笑僵了吧,然后也没多想一巴掌就糊到了他的脸上,使劲的揉搓。

“妆都要被你蹭掉啦!Justin你要干什么啦!”

“肌肉太僵了,不好看,还有你这眼妆谁给你化的,黑眼圈完全没遮掉嘛。”

黄明昊一边碎碎念,一边想着完了完了,忙内皮皮贾人设要崩了,可他就是藏不住内心里的那份欢喜,全身的毛孔都透露着我喜欢你的架势一样,想和他亲密接触。

“有什么关系嘛,反正现在只有我们在这里啊。”陈立农躲开他的手,然后双手交叉扶在花盆旁边,小心翼翼的没让衣服沾着一点点的灰尘。

黄明昊则是大大咧咧的靠在了半封闭阳台的墙上,像晃着红酒一样晃着自己的果汁,仰着头看向旁边的陈立农。

“你在看什么?”

“啊?没,就在发呆而已。”陈立农转头看向他,“就觉得像场梦吧。”

“……”黄明昊沉默了半晌,说到这个事情,他多少也是有些百感交集,一时半会居然也找不到话来回应,只能转开目光看向宴会厅里的人们。

陈立农则是盯着黄明昊的侧脸,少年的脸在宴会厅泛黄的灯光的衬托下不显蜡黄,反而有一种奇异的温暖的感觉。

“……怎么说呢…….”

“Justin眼睛真的挺好看的,像是装着星星一样。”

黄明昊故作老成的发言开头就被打断,而打断者则是噙着温温柔柔的笑容,一双眼睛因为笑意半睁着,里面闪烁着亮晶晶的光芒。

黄明昊盯着那双眼睛,突然觉得脸上有点发烧。

 

 

 

晚上20:30

“农农,我现在要跟你说一个故事,”黄明昊像是生硬的转移话题一样,刻意的转过身来,跟陈立农一样背对着宴会厅。

“我有一个朋友,在意一个人很久了,真的是朋友哦,在意到不停的想要跟他有身体接触,但是另一方面又不敢跟那个人有什么身体接触,明明跟别人就能很自然的动作,对那个人却做不出来,不过我那个朋友也从来没有跟那个人深交过也就是……”黄明昊咽了一口水,连忙喝了一口菠萝汁,被酸的眨眼睛。

陈立农则是认真的看着他的侧脸,像是在等待下文一样,安静的拄着手听着。

“……你说,我那个朋友,算是喜欢上了那个人吗?”

“Justin是喜欢上了谁吗?诶是公司的女生吗?不行诶,你可是偶像。”

陈立农眼睛圆睁,像是不可思议一般的特意压低了声音说道。

“为什么是我,我不是说了是我的朋友吗?”黄明昊一口果汁差点献给了面前的紫色小花,他不喜欢这个口味,但是又不想吐出来显得很丑,于是把果汁推到了右边的腮帮子里面,含糊不清的说道。

“可我有一个朋友句型不就是在说你自己吗?不可以的Justin,你不能早恋。”陈立农一本正经的却又像是有点急切的说。“所以是谁啦?”

“开玩笑的啦,农农你这么认真干什么?”

“是公司里的人吗?”

“所以说就是开玩笑了……”

“那是男生吗?”

“喂!”

“诶难道是大厂里的练习生吗?”

“是你啦!”

“……诶?”

陈立农有点呆滞,然后看着黄明昊红着耳根把自己的菠萝汁塞到了他的手里,自己则是气急败坏的压着嗓子说道:

“是我喜欢你啊农农!……啊啊啊啊啊不行了太羞耻了……”

说着便转身就跑,灵活的闪避了人群,没一会就消失在门口。

陈立农扫了一眼,然后就看到了嘴张成O型的范丞丞正在不远处看着他。

范丞丞指指黄明昊逃走的方向,又指指他,像是在问他是不是该追上去一样。

陈立农举了举手上的果汁,耸了耸肩,然后快步的走过去把果汁交到了范丞丞的手上,得到了范丞丞nice兄dei的鼓励之后,也快步的离开了宴会厅。

 

 

 

晚上10:40

黄明昊还窝在床上,不愿意面对现实的把自己埋在枕头里,然后他突然听到了门被房卡刷开的滴答声,他的身体猛地绷紧,抓起脚边的被子就把自己裹成了一个肥胖的蚕蛹。

然后他就听到外面拖鞋摩擦地毯的声音,脚步声越来越近,然后床铺就塌陷了一角。

外面很久都没声响,他暗搓搓的往旁边挪动了两下,有点好奇的想掀开被子看看情况。

“Justin,是真的很狡猾。”

黄明昊隔着被子,听着不真切,但是还是没好气的说道。

“我都那么羞耻的跟你告白了,你还想怎么样啊?”

声音在陈立农耳中听着闷闷的,他不禁笑了起来。

“那你想听答案吗?”

被子里又是一阵剧烈的翻滚挣扎,陈立农害怕他踹到自己身上的装饰磕了指头,连忙站了起来,然后就听见一声小声的“嗯”传了出来。

黄明昊从被子里露出了半个头,眼睛看着抱胸站在床尾的陈立农,心脏一下下击打着他的胸膛的那层薄薄的皮肤,仿佛下一秒就要跳出来一样。

“都说了你在我心里住了啊,你还想要什么回应啊Justin?”

陈立农还是噙着笑,一双眼睛满满盛着少年青涩的爱意,他没几步就走到了黄明昊的脸旁边,盯着少年亮晶晶的眼睛,他向着他伸出了手。

“……我喜欢Justin。”

 

 

 

晚上10:45

黄明昊又把头给蒙上了,但是坦诚的右手却悄悄地伸了出来握住了那只手。

 

 

 

凌晨02:00

“诶你夹娃娃很厉害吧?”

“没有啊,在大厂里不知道浪费了多少币?”

“那为什么你狠狠的夹住了我的心。”

温州小精明土味情话battle再次失败,红着耳朵又躲进了被子里。

超级农农学坏了。

 

 

 

 

END

 

 

 

 


评论(11)

热度(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