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图

他与他的手心里攥着一个宇宙

【农坤】莎乐美(上)

校园paro

一个关于戏剧社的故事

ooc属于我

感觉就像是把之前随手写的那个段子扩写了hhhh

ok的话往下翻→









1

初入夏季的B市已经非常炎热,阳光混着热风像猥亵现行犯的手向着陈立农的脸上卷来,黏糊糊的。他擦擦差点流进眼睛迷了眼的汗水,嘴里叼着还在散发凉气的冰棍,鼻腔里哼出不成调的曲子。

他向着侧楼的方向,想着昨天在网上看过的搞笑段子,微微扬起了一个笑容,但又像想到了别的什么事情,嘴角有不自然的耷拉了下来。这条路上没有遮阴的树木,少年的汗水顺着脸颊在下巴处汇集成滴滴下,在路上形成深深浅浅的印子。

与此同时,在侧楼的会议室里一片寂静,只有老旧的空调在发出呜呜的轰鸣声。一桌人面色严肃的坐在长桌周围,手上各持一份刚打印出来的剧本。

坐在最前面的戏剧社社长有些烦躁的拿红笔敲着剧本上男主角的位置,发出枯燥的哒哒声。每个角色旁边都用笔标好了饰演者的姓名,而唯独只有男主角的名字旁边被涂涂改改的乱七八糟,最后还是空了一截,在整张纸上显得有点寂寞。

蔡徐坤坐在长桌的尾部,缩在角落里,他翘着二郎腿,嘴里叼着棒棒糖,用手中的剧本轻轻扇着风,盯着这一桌人浪费时间的宁静,悠悠地开口打破沉默。

“大四的退役演出,为什么男主角还没有定下来?”

社长的笔尖一顿,在好端端的剧本上划出了一道印子。

戏剧社是B校校中发展最大也是受众最广的社团,每年夏天六月份,在大四的老生要毕业离开学校之前,将由他们带给学校最后一场演出,称其为“退役演出”,而今年的大四学生中人才辈出,有不少想通过最后一次的演出给自己四年大学生涯画上完美句号的人,故而在各个方面都做得很精细繁琐。预演的剧本是王尔德的经典剧目《莎乐美》,但是与其不同的是,他们将里面的角色都改成了男性。

而饰演莎乐美的那一位男性,就是蔡徐坤。

蔡徐坤是B校的中心人物,无论在好的方向上还是坏的方向上。

有人说他美丽的不可一世;有人说他活的像朵交际花;有人说他眼神清澈;有人称他为高岭之花。

他活的自由自在,就像野外肆意生长的一株布满爪牙的小玫瑰一样,肆意的张扬着他那具有侵略性的美。

然后现在这朵小玫瑰正皱着眉头,看着莎乐美旁边的自己的名字,再看看上面用红笔一圈一圈圈住快要划破纸张的男主名字,心里有点打鼓。

就在这时,会议室的门被轻轻的敲了两下后推开,外面的暑气袭面而来,陈立农啃完了冰棍,早就把棒丢到了垃圾桶里,他捋了捋被汗湿的刘海,让他们中分到两侧,有点腼腆的笑笑,像是带着七月的阳光般闪耀着灼热的光辉。

刺的蔡徐坤眼睛有些发疼。

“不好意思,我迟到了,真的是十分抱歉,下次请大家喝奶茶。”

本来就心烦意乱的社长没说什么,只是挥挥手,让他坐到他该坐的地方去。

蔡徐坤盯着刚刚进门的那个颀长的个子,无意识的咬了下下嘴唇,陈立农没有看他,眼睛低垂着,睫毛在脸上印下一串阴影。

待陈立农在导演组坐定,抬起头就突然对上了编剧组组长闪闪发亮的眼睛,他下意识地歪了下头,露出了不解的神情,然后下一秒就听到对面的那位组长尖利的声音。

“陈立农啊!约翰就交给陈立农来演啊!为什么会忘了这小子,你们导演组到底在干什么?”

还没搞清楚事态发展的陈立农茫然的望向四周向他投来的目光,触到蔡徐坤的目光时瑟缩了一下,然后飞快的移开了视线,像是躲避着什么洪水猛兽一般。

陈立农是蔡徐坤的前男友,这个只有他们两个才知道。

蔡徐坤大二的时候,在路边看到了那个笑容可爱的男孩,一时鬼迷心窍,背着自己不搞处男的原则,拖着被各种通宵聚会弄得虚浮的身子,把男孩拐进了戏剧社。

陈立农低他一届,在刚进大学什么都是懵懂的状态下,被蔡徐坤撩得七荤八素,不由得乱了阵脚,动了真心的喜欢上了这个像朵玫瑰的漂亮学长。

他有时候会在教室门口等着蔡徐坤下课去社团活动,然后被拖进器材室交换一个动情的吻,有时候会在陪他上专业课的时候伸出手指戳戳躺倒下去不想起来的学长的脸,然后被一肚子坏水的学长一口咬住指尖。

蔡徐坤的嘴软软的,脸也是软软的,被他咬住的手指不疼,跟舌头接触的那部分湿湿滑滑,带着点酥麻的感觉,就像学长在床上一遍遍叫着他的名字的时候一样。

陈立农就这样陷落,忘了那朵玫瑰并不是他圈养的花。

蔡徐坤跟人拥抱的时候总喜欢摸别人的后颈,陈立农本来以为这只是他一个人知道的秘密。但是当他看到蔡徐坤拥着另一个人推入安全通道并做出熟悉的抚摸后颈的动作,而那个人则是把那只手拿了下来,以一种暧昧的方式抚摸了回去的时候,他突然像是早上没吃东西一样,胃开始疼了起来,无端的有点难受。

他后退两步,然后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然后在他的刻意躲藏下,他两个星期都没见到蔡徐坤。

蔡徐坤的发来的消息还停留在上一个愤怒的质问他为什么躲着他的感叹号上,然后就是一片寂静,无故的,陈立农的脑海里就出现了不搭这两个字。

在偌大的校园里要躲开一个高一学年的学长实在是太容易了,再加上学长也并没有这个恒心天天去找他。

有时候陈立农也在想,蔡徐坤会去想他为什么会躲着他吗,他会在心里留着他的一个位置吗?但是后来还是摇摇头,他一直以为这朵玫瑰是属于他的,但是最后发现只有自己成为了被驯养的狐狸,日日夜夜等待着拥有着最心爱的玫瑰的小王子。

陈立农平安无事的演完了新生大戏,演的是一个见习死神,他有点驼背,角色的小马也显得有点搞笑,但是在拥抱女主角的时候却显得无限深情。

蔡徐坤中途进场,刚好看见他跟女主角的拥抱,他瘪了瘪嘴,压低了头上的棒球帽,头也不回的从后门走了。

新生戏获得了大成功,就是让某些冲着蔡徐坤名头过来的人有些失望。但是蔡徐坤本人一向我行我素,社长没对他有特别要求,他不来参加没有他演出的活动也在情理之中。

陈立农看着社长本来为蔡徐坤留着的那个空着的位置,被学长叫了好多次才回过神来。他被同级调侃着是不是还沉浸在刚刚的氛围里没出来,陈立农笑的眉眼弯弯,但是眼睛还是不自觉的瞟向那个空着的位置。

3

在单方面的和蔡徐坤断开联系的第三周之后,刚好时处清明假期结束返校日,陈立农在他寝室里收拾行李箱,就一眼没看,行李箱里就钻进了一只小猫。

那是一只白色的小猫,身长还没有他一个小臂长,却威风凛凛的坐在他行李箱还没收拾好的衣服上,像是霸占主权似的瞪着一双漂亮的蓝眼睛看着他。

看起来是一只被遗弃的猫,陈立农这样想着,他从小对动物就有天生的亲和感,所以他也没顾忌什么就把手伸向了那只在微微颤抖的小猫。

但是那只白色的小猫却气势嚣张的张扬起他一身的毛,用他尚且稚嫩的小爪子轻轻地挠了陈立农的手指一下。陈立农条件反射的收回了手,没破皮,他也没太在意,但是反而像是他对那只猫做了什么事一样,小猫缩手缩脚的跑到门边把自己藏了起来。

气温不高,在只有一人的室内更是冷清,地板是学校图省事铺的便宜瓷砖,更是冰冰凉凉。室友要么还没回来,要么就去外面逛了,陈立农是房间里的唯一的热源,他蹲下来,看着小猫的方向又一次伸出了手。

小猫瞪着一双圆瞪的眼睛,在地上有些发抖的一步一步的试探着往他的方向走了过来。就在准备又一次的踏进行李箱时,陈立农像是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似的,突然站起身,把小猫吓了一跳,又缩回了原来的角落。

陈立农在角落里翻找着大号的快递盒子,突然他感觉脚边有毛绒绒的东西在蹭来蹭去,低头一看,就看到那双漂亮的蓝色眼睛。

小猫像是突然改性了一般,突然亲昵的表现就像是看出了他的温柔一样,满眼写着请收养我。

陈立农不由自主的想到了蔡徐坤。

他第一次见到蔡徐坤是在那一年的新生戏上。

陈立农看过蔡徐坤的18岁的公演,那个时候的蔡徐坤还略显青涩,带着符合角色的蓝色美瞳,在舞台上闪闪发光,仿佛就是生存在这个舞台上,在舞台上挥霍着无限的生命力,那个时候的他仿佛脱离了自己的身体,完全的属于了这个舞台一样。

他在那个时候就喜欢上了这个人,当这个人以一种刻意到可爱的样子去一点点的试探他,一点点的靠近他的时候,他简直要笑出声,心里开出了朵朵小花。

他还记得他刚跟他交往的时候,他疯狂的收集之前蔡徐坤的表演视频,就像是想要参与他的一部分生命一样。

但是很可惜,对方似乎并没有给他这个权利。

很简单,都说人心隔肚皮,他拼命地想参与进蔡徐坤的每一段人生,但是对方似乎并没有让他参与进他的人生的计划,可能陈立农这三个字只是他生命中浅浅的一笔过客,雁过不留痕。

说不伤心都是假的,说不在意也都是假的,人心隔着肚皮,但是这颗心没必要对自己也隔着什么,总是对自己欺骗只会让自己变得更加软弱,陈立农不傻,他喜欢蔡徐坤,现在也喜欢,可能之后也会一直喜欢,只不过他自私的想占有他,从而获得的只是更大的欲望与失望而已。

陈立农心情有点复杂的抱起了那只小猫,小猫不舒服的在他怀里动了动。他的手是温暖的,小猫的体温要更暖一点,抱在手里像个小小的暖炉,烘的他胸口暖暖的,闷得难受。





TBC

坤坤不渣……

评论(8)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