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图

他与他的手心里攥着一个宇宙

【农橘】今天的林林酱是什么味道呢

沙雕小短文

题文似乎没什么关联xx

吸血鬼农x魔女(职称)橘

ooc预警

不上升








1

林彦俊呢,是个魔女。

对此他抱怨非凡。

魔女明明就只是个职称,为什么要这样一代一代传下来。

搞siao吗难道魔法传女不传男。

明明他是个男的诶这样怪怪的好不好。

为什么不叫魔男呢过分。

……算了感觉魔男更难听,魔女就魔女吧。

想了半天林彦俊无力地摇摇头认命。

2

林彦俊身边有个黑发的吸血鬼。

他自称自己叫做陈立农。

从某天林彦俊救了他之后就赖上了林彦俊。

之后慢慢成长到并不用每天吸血维持生命的吸血鬼那是很久之后的事了。

在本文所述的这段时间他还是个几百岁的宝宝,搂着林彦俊的腰犬齿在他脖颈的血管上摩挲,妨碍林彦俊煮药。

每次林彦俊都想把他推开,但都会被他当成欲拒还迎的干了个爽。

什么?你不知道吸血鬼也是有不·短·的发情期的吗?

建议熟读《如何饲养一只叫做陈立农的吸血鬼——林彦俊著》三十遍。

不过看在吸血的时候都是轻轻的释放麻痹剂生怕弄疼他自己的份上,林彦俊想,每一次都是这么想——“这一次就饶了他吧。”

要林彦俊去想什么时候他遇到陈立农的,估计他也想不太起来。

只不过他清晰的记得那天清醒过来默默跟在他后面跟他回家的陈立农,是需要仰视他的。

现在呢?

呵,吃着我的血,比我高了半个头。

我的血里有激素吗?

3

最近的林彦俊很难受。

他新研制的药水有个不可避免的元素。

那就是令人(他)作呕的牛蛙。

他一直都在思考这么恶心且丑且不合理的生物是怎么存在在这个世界上的,难道是无丝分裂吗。

然而富有专业精神的林彦俊还是决定要做好这个药水。

并不是因为魔女协会催他催的紧。

并不是。

陈立农架锅,陈立农丢牛蛙,林彦俊闭着眼睛丢药草,然后拿着大勺搅搅搅……

然后一锅还算好看也算好吃的牛蛙锅就做好了。

谁又知道林彦俊紧张的时候竟然把香料给当成药草丢进去煮了呢。

不过说实话诶这个新药水真的不就是牛蛙锅吗,陈立农如此吐槽。

于是这锅东西就连锅带勺都送给了隔壁离家出走当猎人的小王子范丞丞。

“您把锅都拿走吧我不要勒谢谢您。”林彦俊留了张字条,字爬的歪歪扭扭。

范丞丞没什么忌口的,回家看到锅和字条就抓着黑乎乎的锅里面色香味还算俱全的牛蛙煲就说好吃,甚至还想再来一碗。

他过来敲门拉着林彦俊的手锃亮的眼神就扫射了过来。

可爱的吸血鬼·皮笑肉不笑·陈立农在认真的考虑把范丞丞做成毛血旺的可能性。

4

陈立农最近在断血。

如字面意义,就是断血。

明明到了不需要每天喝血的年龄,但还是每天缠着林彦俊要啃脖子。

醉翁之意不在酒,陈立农这喜欢林彦俊不是一天两天,周围认识他们久了的人谁不知道他这点癖好,更别提林彦俊了。

他严肃的提出了断血这个条约。

于是现在陈立农在他们圈养的兔子窝旁边,抚摸兔子背。

把兔子拿起来,又放下,拿起来,又放下。

委屈的头上实体化的兔子耳朵都要垂下来了。

不可以吸兔子的血,兔子那么可爱,他想,阿俊那么可爱,为什么不能让我吸血。

双标农在线diss食材大人。

但是林彦俊在眼前吃不着,甜美的血液不是任何生物能随便代替的,上了瘾的陈立农再也吃不进别的生物的血液。

于是他可怜巴巴的摘了两颗西红柿吃的满嘴通红,差点让林彦俊以为他在外面吸死了人。

断血令今天也没能顽强地实现呢林林酱~

5

魔女林彦俊家里有一把不怎么用的扫把,会飞的那种。

说是不怎么用,但是一些重要场合还是要借助这个东西拍照来体现自己魔女的身份。

前两天陈立农打扫房间没看到合适的工具,顺手就拿起了那把扫把,然后咔吧一声轻轻松松给掰折了。

本来魔女本人是不怎么care这种事情的。

毕竟骑扫把也是奇奇怪怪,又不帅,去哪还不如21世纪的一架飞机方便。

但是。

魔女协会主办的更新名片信息的大会就在下周举行,没了飞行扫把的林彦俊没法更新年龄,顶着70岁的年龄20岁的脸生活极其不方便。

然而陈立农现在的整体力量不知道比他强了多少倍,仗着自己喜欢他,惹不起惹不起。

气的林彦俊吃了三天的辣椒,企图辣死陈立农。

陈立农倒是没被辣死,林彦俊自己被辣的眼泪汪汪,再一次的被看到的吸血鬼干了个爽。

林彦俊捶床,表示自己再也不要干这种不经大脑的蠢事了。

6

这两天林彦俊翻找药材书籍的时候突然翻出了一个神奇的相册。

里面放着的他黑白色的非主流照片暂且不提。

最后一页夹着的照片悠悠的飘了出来。

那是在好几年前他与陈立农拍的照片。

他突然想起了刚被他救起来的陈立农在森林的样子。

那天他开着盖子半天煮不开水,烦躁的关了火就去森林里瞎转。

突然看到一个白皙的孩子倒在路中间,獠牙代表了他的身份,瘦弱的体格表现出他平时不愿伤害人类受的折磨——这个孩子是一个吸血鬼。

于是他划开手指,轻轻塞入少年的嘴巴,做出了他之后在床上一边后悔一边庆幸的事。

7

他不知道他那个时候在少年微张的眼中宛如神邸。

陈立农眯着眼睛看着他扯不动嘴角去微笑,但是心里认定,这就是他一辈子要在一起的人。





END/TBC?


评论(23)

热度(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