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图

他与他的手心里攥着一个宇宙

【农贾】射杀月亮

深夜的胡思乱想

ooc属于我

小小小短篇一发完





1

人类有着追求光的本能。

在出生尹始便用指头指指点点,在黑暗之中把唯一的光明——隔着千万分之四光年的星球用“月”这个名字据为己有。

然后逐渐转化成了一种隐喻,一种修辞,一小束在水面掠过的篇章,是在云间用畸形的种子孕育出的小小胚芽,在数千万里的地面洒下金刚石的颗粒。

“那么月亮对于我是什么呢?”

2

少年养尊处优,有些执拗却又不讨厌的脾气。

他聪明又机敏, 像是钻石一样闪着耀眼的光。

他有些自傲的认为,没有人会对他产生哪怕一丝的反感,嘴角勾起漂亮的弧度,就像是打通了所有HE隐藏支线的玩家——把现实是做游戏一般。

黄明昊这样想着,这样中二的定义着自己,眼神却执拗的看向一个人。

如果说黄明昊是钻石,那么陈立农则是灰白色的磨砂玻璃,外围是粗糙却不硌手的质感,通透的像晒饱了阳光的白色沙粒。

朦胧且模糊,内里是澄澈或是浑浊,没有人知道。

他看不透他。

黄明昊不甘心。

3

他最小的哥哥大他一岁零四个月不到,却老神在在的让他有些看不透。

陈立农是接了烟火气的通透,外人看不到他的物欲,像是被人推着一步步前进,所有的交往都是例行公事,礼貌而疏远。

黄明昊喜欢肢体接触,在FM上挂到他的小哥哥身上不少次,陈立农不拒绝也不主动,就像是他自己直指的直球单箭头,射入一团棉花,没了踪影。

他认为尴尬且没有面子,于是孩子气的躲闪了眼神,16岁的年纪正是高傲的敏感期,他满心想着自己规划好的剧本,等着对方在意着自己来问他究竟,却最终只等来了一句“justin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这样诚恳又冷漠的回答。

黄明昊的心跳陡然加快,所有的别扭都在他看到陈立农低垂的睫毛的一瞬间消散。

他突然发觉,他一切的不自在与不舒服,并不是因为看不透他的小哥哥,也不是因为讨厌他。

4

黄明昊想,陈立农像月亮,有着永远让人看不见的一面。

数亿年间在黑能量暗物质中漂浮,无端引起潮起潮落。

过了八月份,他就很少见到他了。

他们在异国他乡跟着团队和纷纷而至的人群过了一个月,即使能穿同样的衣服,能纠正对方蹩足的语言,能开玩笑,能拥抱,能将汗水融为一体,甚至能在床上脸对脸的睡着,黄明昊热爱与他的肌肤接触,但却又从未觉得自己靠近陈立农半分。

他的世界仿佛只是稍稍偏离轨道与对方的世界边缘堪堪的交集在了一起,说到底只是数日数年之后必将分开的际遇。但在这一刹那,在他视线范围内没有了那个人的时候,他却无法克制的思念他。

他甚至无法坦率的说这是一种兄弟情,只在夜里划开与陈立农对话的对话框,想着发什么都觉得尴尬然后忘了关屏睡着,早上被烫醒的时候却又无端的想起了谢幕时左手握住的湿热的手心。

5

16岁的思春期少年勇敢的不行。

他约陈立农出来吃火锅,然后在年轻人都无比清醒的凌晨带着大大的口罩和帽子一起散步回家。

所谓的家不过是集体宿舍,这几天跟王琳凯住惯了的陈立农偶尔也会来两句不像样子的freestyle,黄明昊有时候会嘲讽他像个低音炮竹,陈立农也不恼,只是笑着看向黄明昊的方向,说出“justin你很过分诶”这样模棱两可的话。

没有摄像机,也不用伪装,黄明昊没想到怎么回他的话,只是歪了歪嘴角,蹦跳着拦着陈立农的肩膀往前跑去。

天气越来越冷了,过段时间手臂与衣服之间就传递不了热量了。

6

于是他跑了一段路之后突然停了下来,没有摄像机没有经纪人没有助理,凌晨的住宅区显得过于安静。

被他撇下几米后的陈立农慢悠悠的赶向他,站在冷色的路灯下,面对突然停下转过身来低着头的黄明昊,歪了歪头表示不解。

7

月亮对于我是什么呢?

黄明昊想。

他低着头,咬紧牙关,迫切的想要射杀月亮,然后剖开他的内核,看被层层月幔包围下的内核是否是一颗鲜红的跳动着的心。

——月色真美。

他想这么说,想看看那颗红色的内核会不会加速跳动,肉麻的自己都要跳起来逃走。

8

……但是,今晚天上一片漆黑,没有月亮。

9

所以他只能从额发的缝隙窥视着对方的表情,然后捂着肚子做出困扰的样子。

“跑太快,然后胃又不太舒服了。”

他相信来日方长。



END


评论(4)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