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图

他与他的手心里攥着一个宇宙

【农橘】经纬迷楼(下)

我终于写完了

双总裁的双向暗恋的沙雕小故事

ooc慎

感谢催文的ffls @卟要鸡肉米饭 让我终于有一篇写完了的分篇

不出意外会有一个纯车的番外(你不要立写不完的flag

        




18


至少当时被拉上贼船的团队成员,即现在的董事会成员们,都亲眼见到公司的崛起和与此同时两位创始人的各种恩恩怨怨。

世间固有偏见——学文的和学工的脑袋构造总是在某些方面不太一样。这一点在陈立农和林彦俊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当然,这不是说陈立农和林彦俊在公司建立初期的逼仄工作室里为了策划里一个小小的条案吵架就是理所当然的。

实话实说,虽然林彦俊冷淡,陈立农脾气也挺好,两个人单看都不是能吵起架的人,但林彦俊和陈立农在公司初期还真没少吵架。

当他们在逐渐扩大的工作室内不知道第几次吵到底要怎么改,这个公司还能不能做下去策划案怎么搞的时候,其他的团队成员已经习惯的退出了房间,跑出去找个自动贩卖机喝一杯咖啡抽根烟,把时间和空间留给自己主动吵架的两人和被动承受甩下来的文件夹的墙。

古话有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所以当初期团队成员在无数次的第二天看到彻夜通宵改完妥协了两边意见的策划,然后头挨着头睡着的陈立农和林彦俊的时候,已经会见惯不怪的把他们留在办公室的毯子拿下来披在他们身上,等待着两人懵懵懂懂的自然苏醒后惯例的互相嫌弃。

以至于后来很久之后,在传出林彦俊和陈立农的不合传闻之时,他们都认真的想了想,久而久之只得出来了一个结论——嗯?他们两个分手了?

他们一脸懵逼,就像是最开始听到这个传言的两位总裁本人一样。


19


陈立农像是充满了电,心情很好的开车回家。他在等红灯的间隙瞄了一眼手机,如他所料,上面罕见的闪着林彦俊的消息。

他歪过头想了想,把手机屏幕熄灭,然后低下头勾起嘴角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

林彦俊,他撑着下巴,是他的阿俊。

占有欲就在那烟雾弥漫的那一瞬间萌芽,陈立农在意起了那个映在红色耳钉里面模糊的身影。

然后游戏开始,他拿走了那天林彦俊戴在耳朵上的那颗红色耳钉,设下巨大的局,只是一步步的靠近,小心翼翼的试探着林彦俊,想知道他是否会与他抱有同样的感情,却从未明确的跟对方说过我·爱·你这三个字。

于是在这巨大的幼稚的暗恋浪潮中,林彦俊对他说出那一句模模糊糊告白的话语的时候,幼稚的游戏结束,一切的胜负尘埃落定。

陈立农获得了这场长久战役的胜利,然后开始慢慢的紧起手臂收回他的战利品。


20


林彦俊坐在车里,心脏还保持着150的跳速,手里的盒子似乎还带着陈立农的体温。他深呼吸两下,然后扯开缠在皮质的小盒子上的红色缎带。

他不可否认的在看着盒子的时候想着肉麻的一些东西,又嫌弃又期待的心脏狠狠的漏跳了几拍。但是在他打开紧闭的盒子的扣子看向里面的时候,他突然愣住了。

他看着那颗闪着红色的廉价光芒的耳钉,皱了皱眉,思忖了半天才想起来这件东西的来源。

这个耳钉是他随手在路边的饰品店买的一个耳钉,只是因为当时打耳洞的时间不长,原先堵在耳洞里的耳棒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了,而他又赶着去联谊会,才急匆匆的买了这个耳钉做替代。

所以在这个耳钉某天不见了的时候他也没太在意,只当是自己又是一个没注意掉在了哪里。

而现在,送到他手上的这个熟悉又陌生的红色耳钉却显得有了温度般的烫手。

林彦俊的脸颊有些不自然的发烫,他自诩跟陈立农交往很深,甚至还告过白,但是在这一刹那,他觉得他认识陈立农的这十几年以来,他从未真正的了解过他。

这个事实让林彦俊不可避免的感到挫败,他捏弯了耳钉的银耳针。

红色的耳钉是为了什么送给他现在对他来说已经无关紧要,他更在意的是送他这个耳钉的陈立农是抱有着什么样的心思,而这个代表着的意思是什么。

于是林彦俊给陈立农发了满是叹号的不符合他平时发消息的习惯的微信消息。


——然而还是没有得到回音。


21


陈立农坐在沙发上发呆。这栋公寓租的挺久了,他想,是时候换个地方住了。

就在他这样想着有的没的的时候,门铃不紧不慢的响起。

陈立农实在是太了解林彦俊了,所以不想不看也知道现在欲盖弥彰的慢条斯理的按着门铃的人是林彦俊本人。

于是陈总的心一下提了起来,像是初恋的毛头小子,胡乱的检查了一下自己身上的着装,然后才去开了门。

外面果然是林彦俊,右手挎着他自己的大衣,圆瞪着一双眼睛像是要过来问罪似的气势,如果不是他的鼻头微微发红,陈立农会以为自己回到了5年前,重新体会被林彦俊定下的法律条规制约的恐怖。

可是林彦俊一进门看到了陈立农却噗嗤的笑出了声,本来像是过来说正事的样子,脸硬是没板起来。

“我说你,幼稚诶,为了穿风衣凹造型故意不开暖气的哦?陈立农你今年几岁?”

陈立农没有被拆穿的羞愧,耸了下肩。

“阿俊来我家是要干嘛?……不管怎么说,先进来,我开暖气。”

语气里带着点明知故问的气味,像是诱导着林彦俊向着他想要他说的话上靠一样。

林彦俊听到对方这样说,摇摇头,又挑起了眉,收敛了笑容。

“陈立农你今天到底想干什么。”他顿了顿,然后继续,“如果是为了报复我三个月之前跟你的恶作剧……”

“不不不,阿俊在说什么?”陈立农歪了歪头,脑子有点懵。他感觉事情不太对劲,向着他没预想到的方向飞去。“你真的有看你大衣口袋里的那个盒子吗?”

“……所以说,你如果真的只是将我之前的东西还给我,自立门户的话,股份对半分……”

“阿俊到底在想什么。”陈立农强行把林彦俊跨在手上的大衣接到手上随手丢到门口的衣帽架上,然后拉扯着林彦俊走进室内,不由分说的压在了沙发上。

林彦俊明显也没想到会是这么一个展开,布艺的沙发不凉,软和的带着陈立农身上的味道,他一时愣住了,头发软乎乎的散在沙发上。林彦俊看着自己面前上方陈立农的脸,一时语塞。

都说恋爱中的人智商无限接近于零,陈立农看着林彦俊发亮的眼睛想,这不是还没谈恋爱吗,阿俊怎么就傻了。

“……戴着红色耳钉的那个阿俊,是我的梦中情人。”

陈立农把自己身上的风衣胡乱甩到地上,动作那是一个行云流水的帅气——这个情况肯定不是凹造型的时候,在卧室里面扎好的花现在明显也排不上用场。

“……诶?”林彦俊不知道该做如何的反应,只觉得自己好像闹了一个可怕的乌龙——一个可能会让他今天晚上腰很难受的乌龙。

他瞪圆了眼睛,像一只受惊的猫,“那么就是说……”

“而且啊,那个,不是很像是毕业时会要的校服的第二颗扣子吗,阿俊是我的,所以这个耳钉要还给阿俊。”陈立农笑了,眼睛弯成了两条缝,林彦俊却明显能感受到里面蕴含的危险的气息。

——什么歪理。

“所以说,林彦俊本人难道不是跟我是96FM的吗,为什么则么没有默契啦,丢脸哦。”陈立农用牙咬开林彦俊衬衣最上面的那颗扣子,“阿俊只能是我的。”

“我这么喜欢阿俊,这么明显的事,为什么林彦俊要胡思乱想呢?”

 

 

“难道阿俊入戏太深,真的像公司里面那些人一样认为我们关系差啦?”

 

 

22


林彦俊还在想怎么吐槽陈立农幼稚的把耳钉当做高中毕业校服上最靠近心脏的纽扣的时候,就被抢占了先机,被陈立农先下一城,攻破了第一道防关。

本来就是成年人两情相悦的恋爱,早一步发展到被吃干抹净的关系也没什么关系。

反正,来日方长。林彦俊这样自暴自弃的想着。

于是他放松了身子,甚至瑟缩着手环在了陈立农的背上。

但似乎他难得坦率的肌肤接触成为了烈性的催化剂,他听到陈立农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就像是努力压抑着自己一样。

他的白衬衫被迫从裤子皮带里抽了出来,被使用着挑逗的方式抚摸着他胸腹,肌肤之间传递的更多的是饥渴症般的症状以及满溢出来的爱。

陈立农顺着他的肌肉线条顺势而下,然后打开了他皮带的搭扣,金属的触感打到他的小腹上,让他冻的一个激灵。陈立农给他一个安抚的吻,然后把兴趣转向他的胸部,让他差点没咬了自己的舌头叫出声。

“我说,你没谈过几次恋爱,哪来的这么熟练啊?”

“……天赋吧。”陈立农心虚的摸摸鼻子,想起了电脑里名为法律条文的文件夹。“难道阿俊不想要了吗?”

林彦俊斜着眼睛看了他两眼,坐起身来凑过去,在离对方的脸还剩下几毫米的地方停下,他看着陈立农突然变得不知所措的脸玩味的笑了笑,“果然还是没经验嘛,陈总。”

陈立农的眼神一下暗了下来。

“那么给林总的全套套餐现在开始了哦。”

“喂,幼稚,不要这样……”

然后就是被夺走呼吸般的狂乱,在被细致的进入时,林彦俊无法控制的哭叫出了声。

“林总还满意吗,需要更快一点吗?……还是说,太快了受不了吗?”

林彦俊被玩弄的发不出声音和整个句子,只用微弱的带着哭腔的气音叫着他停下,却被陈立农像是听不见似的更加快速的顶弄着,欺负的他眼角通红,留下生理泪水。

“林总看起来真的很享受呢,这次的服务……”话没说完。


——林总选择用自己的嘴堵住陈总说骚话的嘴。


23


林彦俊第二天一丝不挂的睁开眼睛,一个激灵从床上坐起来,同样惊醒了浅眠的陈立农。

他仔细的思考了一下他昨天过来是为了什么,然后狠狠揉了揉酸痛的腰。

林彦俊看着刚醒来没戴眼镜显得眼神有点凶的陈立农,刚准备开口却被陈立农接了话头。

“陈立农你……”

“……是这样,彦俊我们在公司还要继续装关系不好吗?”陈立农苦恼的挠了挠头。

林彦俊一直很佩服陈立农的表情管理——就比如刚刚,他到底是怎么一秒从少狼王的脸变成流氓兔的。他听了陈立农的话,却也苦恼的摇了摇头。

陈立农被戳中萌点,拉过来狠狠亲了一口,揉开了他紧锁的眉头,顺手还摸了下林彦俊耳朵上闪闪发光的红色耳钉。


24


所有的传言源于某次公开会议。

简而言之就是林彦俊无意中摔了陈立农一身文件,而那天陈立农因为时差没倒过来不怎么有精神,不想说话眼神也显得很凶,把一干管理人员吓得可以。

于是谣言就开始一发不可收拾。

那个时候还各怀鬼胎但是没想过对方也跟自己一样的想法的两位总裁大人,看着因为害怕被殃及池鱼裁员工作效率陡然增加的整个公司,决定继续演绎关系不好的这一戏码。

那个时候他们才没想到会有坦白的这一天。

也没想到最后还是走向了办公室的地下恋爱这一条路。


25


——林总是不是谈恋爱了啊,看那个耳钉,而且最近变的温和多了。

——可是林总谈恋爱了,陈总在高兴什么,每次看到林总笑的那是一个令人害怕。

一个高层路过,笑着摇摇头。

——不可说。不可说。

 

 



END




评论(7)

热度(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