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图

他与他的手心里攥着一个宇宙

【农橘】经纬迷楼(中)

贺文发完勒没有什么理由不更文勒

双总裁的狗血爱情故事

日常上中下文风突变

cue一下帮我起名每天催我超可爱的饭世仁 @卟要鸡肉米饭 

ooc慎






9



……不过话说回来,陈立农和林彦俊也的确合不来过。



不过那件几乎可以丢进林彦俊黑历史的事情和现阶段的时间线隔得很久,久到还是他们上大学的时候的故事——姑且为了完善两人的背景资料,还是一说。

陈立农和林彦俊读了同一所大学,国外的,陈立农小林彦俊两岁,和他同级。在初次见面的party上阴差阳错的因为熟悉的口音认识了对方,熟脸的交情,然后开始了玫瑰色的美好校园生活。



……个屁。



剧情快进一下单刀直入地说,这两个人的矛盾,说到底就是老旧又俗套的抢女友的误会。

总而言之,在那个时候还很张扬的林彦俊和狐朋狗友们在这件误会里一搅和,玫瑰色的校园生活是谈不上了,没说是血雨腥风就不错了。

毕竟两个人都长得不错,还都挺有才华,林彦俊的女朋友还算可爱漂亮,性格也外向,和男生交往也密切,而陈立农又没有女朋友,自然久而久之就会有些奇奇怪怪的传言。那个时候的林彦俊还是个中二期没过的酷boy,听到这种自己疑似被绿的情节自然咽不下气,当晚就去找陈立农要说法。

那个时候陈立农正焦头烂额整理实验数据,被他这么吵吵闹闹的一打扰,数据整错了0.01,超过容差范围,整体实验报废得重来,他绝望的想被老师骂死还是自杀比较轻松,然后就听到了林彦俊的狐朋狗友大叫他的名字。良好的家教让他没直接冲上去给他们一拳490,只是隔着铁栅栏对着领头也没怎么说话的林彦俊咬牙切齿的一笑,然后把铁门重重的甩上。

当时被甩了一脸灰的洁癖林彦俊除了愤怒还是愤怒,一拳头砸到人铁栅栏上还一脚踹弯了把手,甚至还不够的想给人一拐,顺便再把这扇门喷满消毒水。

但在好几年后的他回忆起当年来,穿着白大褂,头发因为几天没洗,额发被整体糊到脑袋上做成大背头的样式,带着金框眼镜的陈立农斜着眼睛咬牙切齿的笑……



真他妈的性感。



10


说着合伙创公司的事是在林彦俊认识到这个搞笑的误会,并且跑去找人别别扭扭的道歉,得到了一个笑容以及实验室必备的薄荷糖片作为回礼之后。


11


再往后,法学系和工程系联谊,林彦俊对着那一群拿着量筒和法典去丈量酒量的疯子不置可否,转身去卡座找了个位置安安静静的喝酒。

大学的前两年对于他已经有了足够的沉淀——虽然疯事已不再做,别扭的个性还是分毫没改。他盯着转着颜色的吵闹的舞池,无聊的瘪嘴,想着溜掉回宿舍好好的睡一觉。

然后这个时候一杯马丁尼就被放在了他的面前,青柠片上还有着些许新鲜的气泡争相的浮了上来,他瞥了一眼,隔着酒杯里不高酒精度的酒,看到一张熟悉而又弯曲的脸。

林彦俊抬头,瞪大了双眼,上目线的直球攻击让陈立农觉得他有些可爱。

陈立农穿着风衣站的笔直的对他歪了歪头,手上拿着和他桌前同样的酒,对他笑笑说,

“请你,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答案自然是肯定的。

陈立农看着林彦俊点了头,就理所当然的坐在了他的旁边——挨着他只有一个拳头的距离,外人看来可能亲密的有些过分。今天他没戴眼镜,头发也软乎乎的搭在额前分成两撮,倒在酒吧闪烁的灯光下平添了一份柔软的色彩。

林彦俊转过头去盯着他的脸,音乐鼓点吵得他太阳穴都是胀胀的。陈立农的侧脸混着深蓝色的灯光映在他眼前,白色的绒毛和棱角分明的脸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协和感,林彦俊伸出手去,却转了个方向抓向了高脚酒杯最细的底部,感觉有热流冲上脸颊——他居然想伸手去摸摸陈立农的脸!

“诶,你跟女朋友是分手了吗?”正在他尴尬的时候,陈立农转过头来看着他,像是没话找话似的轻飘飘的飘来一句,说完还不忘补上一刀“就是你当时找我算账的那个女朋友。”

林彦俊翻了个白眼,“早就分了啊,是不是傻哦。”

陈立农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用余光瞟了瞟林彦俊的脸。

林彦俊垂下眼睛,灯光映在他的瞳孔里闪着温润的水光,眼睫毛在他脸上投下小小的半圆阴影,他用银质的小叉子搅拌杯子里的酒,忍不住的朝陈立农的方向瞟了一眼。

而陈立农也正在看他,直勾勾的不加任何掩饰的看他,气氛微微有些尴尬,停顿了几秒之后,两个人却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


12


林彦俊是怎么也没想到和陈立农脑回路的频道会这么的搭。

在那天联谊之后的某天,陈立农约他喝酒。几个小时之后,酒精有点上头,脸上也微微发烫。林彦俊拿出手机一看发现已经是凌晨一点,他对着陈立农拿出烟盒摇摇手,做出要上楼抽一根的手势问他要不要也来一根。

陈立农摇摇头,因为音乐声音太大凑近他的耳朵,跟他说一起上去透透风。

夜里温度很低,刺骨的冷风让林彦俊裹紧了风衣领子。烟头未燃尽的烟灰里透着火,倒映在他银白色光亮的耳饰上闪着妖艳的红光。

陈立农不禁有些呆立着看着他,一直到林彦俊转过头来用眼神询问他在看什么的时候才回过神来。

他笑着说风太冷了啦,被风吹傻了,一边从右边口袋里掏出薄荷糖扔进嘴里。

然后在一片安静之中,突然一个声音突兀的响起。



“阿俊,毕业了要不要跟我一起回国。”



13


陈立农才不会说早早的就在那天狠狠的关了门之后,那张意气风发甚至有些张扬跋扈的脸在他脑海里挥散不去,让他恍恍惚惚的又失败了一次实验,被老师真真实实的臭骂了一顿。

也不会说当天联谊他是特地坐到林彦俊的旁边和他说话,也是特意贴近他像是感受他的体温一般的坐着。

少年人的心动永远都是这么的莫名其妙,所以当他听到林彦俊,不,这个时候应该说是林总的告白之后是多么的欣喜若狂。



……嘘,林总不知道,我们不要告诉林总。



14


陈立农把最后的一份文件批改完了之后放在了文件堆的最上方,叫秘书小姐分发下去。

他在一个人的办公室里用尽了力气一般的趴在了桌上,反手抄起手机,微信安安静静,被他屏蔽的群倒是消息一堆,置顶的那个人的消息上一条还是三个月前。

他点开置顶的对话框,有气无力的往里面输上字符。

“阿俊,要不要出去喝一杯?”

“……不行,我的策划还没改完。”

陈立农有点挫败的看着自己的手指尖,几小时前在会议室里面冲动的触碰感还残留在他身上久久不能散去。

他拎起钥匙准备离开,走之前还看了对面一眼,对面依旧拉着窗帘,看不清楚里面的情况。陈立农叹了一口气,把刚刚拿到手上把玩过的包装的精美的小盒子揣进口袋,穿了风衣拎了电脑准备下班。

就在他在停车场准备回家了再想怎么跟林彦俊解释的时候,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从大门走了出来。


15


如陈立农所了解的那样,林彦俊冷静悲观又多疑,虽然面上不说,一件事不跟他说清楚,他难免多想。

林总处理完了自己的事情,改完了下属送上来改第三遍的策划,把新来的助理派下去帮忙不让他碍手碍脚,就收到了陈立农发来的消息。

他想了一下,有点摸不清楚会议室里陈立农的意思。陈立农后来也没过来找他,也没联系他——突然一个喝酒的邀请,除了当面拒绝当面道歉,林彦俊觉得没有别的可能。

所以他有些懦弱的延长着自己认为的死刑期的来临,用蹩足的借口回绝着陈立农。

……然后越想越偏,连分割公司的戏码都想了出来。

于是乎林彦俊制霸本人摇晃着下楼心神不宁的什么都没带的准备回家,然后突然被拉了手腕蒙了眼睛,磕磕绊绊的被带着后背碰上了墙。




“……陈立农你要搞什么。”




林彦俊不看也知道是陈立农,他把放在他脸上的手拿开,还没晃过神来就被捏住了下巴夺走了主动权。

他被带到角落,旁边停着一辆几个月没开走的公用货车,在昏暗逼仄的车和墙的夹缝中他被压在墙上,双腿被迫分开,大腿根部和对方的膝盖紧密接触,布料和布料摩擦发出响声,而他承受着对方热切又急躁的吻。

唇齿之间的野蛮摩擦像极了一个急色的青春期小孩向着初恋女友索取的身体接触,陈立农的手在他身上上下摸索,像是没有胆量在这里做一样的一直没有进行下一步的动作,像是隔靴搔痒般让快感不上不下的令林彦俊有些难受。

然后就是短暂的分开,继而又是绵密的缠绵。

像是被第一个吻充好了电似的,这个吻显得游刃有余又大胆,林彦俊被陈立农舔舐着每一寸的口腔里的软肉,身体不住的颤抖了起来,腿间也有微微起来的意思。

陈立农很快的察觉到了林彦俊的变化,然后坏心眼的掐了下他的腰。林彦俊本来就被吻的生理性泪水盈了满眶,这么一动更是有几滴不知是委屈还是刺激的滴了下来。

陈立农看着对方,昏暗的灯光下林彦俊把眼睛睁圆瞪着他,眼眶发红,嘴唇被吻的红肿还带着水光,下唇被咬着,就像是极不甘一样,又欲盖弥彰的想抬起嘴角笑笑,整体表情扭曲的不行。

“陈立农,你怎么跟青春期一样,你到底要干什么吧。”

林彦俊努力的让自己的语气有些调笑的滋味,他轻轻推开陈立农,直立的扶着墙站稳,以免自己的腿发软跪下。

“所以我就在会议室里说了嘛……阿俊对我是不是太没信心了?明明是制霸……”

林彦俊听到有人过来的声音,而陈立农的声音又太大,吓得他赶紧捂上了陈立农的嘴。



被人围观堂堂陈总和堂堂林总用嘴打架可不行。

嗯,不行。



陈立农则是开心得眼睛都是弯的,他搂着林彦俊的腰让他靠近自己,然后拉开他捂住嘴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背上,就像是自发的呈现拥抱的姿势。陈立农下巴枕着他的肩窝,湿热的空气吹向了林彦俊的耳朵,让他半边身子起了鸡皮疙瘩。

“你……陈立农你是不是在报复我10年前踹你铁栅栏8年前喝醉吐你一身6年前讲冷笑话把你冻僵3年前撇下你跟人谈判3个月前跟你告白——!”


“嗯,报复你跟我告白,所以我要再一次。”陈立农带着笑意小声说道,“林彦俊呢,是我的。”


陈总如是郑重宣布。


然后林总的嘴又被堵上了。


16



“那我真的走啦,阿俊真的不看看你有什么东西忘带了吗?”

陈立农被红着耳廓的林彦俊再一次推开。

但他像是充饱了电,也不生气的举着车钥匙问林彦俊,眯着眼睛笑着的样子仿佛时间倒退回了8年前。

林彦俊也不嫌脏的靠着墙软着腿维持着堪堪的平衡和自尊,捂着嘴扭过头去也不看他的对他摆了摆手。

“那……等下看下口袋里到底掉东西了没有嘛,阿俊。”陈立农再一次的说道,然后被瞪了一眼后,跨着大步子离开了货车的阴影。


17


林彦俊脱下外套拍了拍上面的灰,然后一个正方体的小盒子滚落了下来。

他突然想起了陈立农被他赶走之前强调了好多次的大衣口袋。

他捡起那个小小的正方体,手指触碰到了它柔软的皮质。

他的心脏又剧烈的跳动了起来。








TBC















评论(19)

热度(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