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图

他与他的手心里攥着一个宇宙

【农橘】经纬迷楼(上)

失踪人口回归ne

起名感谢每天催我的饭世仁  @卟要鸡肉米饭 

一个公司双子星双总裁的故事

OOC慎入






1

“陈总,这个是这个季度的报表,您不在公司的这几天各个部门都准备好了,”漂亮的秘书小姐追在刚下车就雷厉风行的走向电梯刷了身份卡的陈立农身后,

“待会会议要用的资料我都放在会议室您的位置上了,请问还有什么要准备的材料吗?”

陈立农按了电梯还体贴的按住了开门键,让穿着高跟鞋的秘书小姐不至于太慌乱摔跤。

“没有,辛苦你了,这几天还有什么事情要汇报吗?”

秘书抓着蓝色的硬壳文件夹,看着陈立农的脸色尚好,但还是战战兢兢的小声说道,

“那个……其实林总也刚做完那边的项目回来,您看要不要准备一些关于这次您做的风险投资的决定佐证的材料……免得到时候又被林总挑刺刁难您。”就像上次一样。秘书看着陈立农阴晴不定的脸色,隔了半句话没说。

听到秘书的这一番话,陈立农皱了皱眉,单手取下架在鼻梁上的金丝框眼镜,似乎很是疲惫的按了按眉心,眼睛却微睁瞟向了对面大楼飞速上升的专用电梯一侧。

“……好,辛苦你了。”陈立农对她笑笑,“除了这个,待会你直接去会议室准备一下,半小时之后开全部门会议。”

“……至于林总,我有办法。”

秘书小姐看着把金丝眼镜放进上衣口袋的陈立农,看着对面停下的电梯笑的瘆人,多少含着一些咬牙切齿的滋味,也不敢多说什么,只是乖乖的下了电梯去做准备。




哦对啊。

陈立农心想,不是秘书小姐提醒他还给忘了。

林彦俊这个人是怎么撩了就跑出去一躲还就是三个月的。

在无人的环境中,陈立农褪掉了一身的精英伪装,想着林彦俊,十分孩子气的狠狠磨了磨后槽牙。

2

众所周知,陈总和林总虽然是一起创下这个公司的功臣,还是被商界称为双子星般的存在,私下却十分的不对付,关系不好到一开会议都要互怼半小时的程度。

所以一旦是牵扯到他们两人的大型会议,每个部门的负责人都要战战兢兢准备个十天半个月,就怕被两人的吵架殃及城鱼——生怕某个环节出错被人当做开刀口。

就算是这样兢兢业业的准备,还是有紧急会议的存在,这个时候就要自求多福了。

显然,秘书小姐为他们争取不了多少的时间,所以平时他们都力求做到最好,免得被不期的紧急会议弄丢了饭碗。

就保持着这样的工作状态,公司每日蒸蒸日上,但是公司里的人还是怕见到陈立农和林彦俊的会面。

……谁知道这次要吵多久。

3

公司的大楼立于A市的正中心,整体从第三楼就分成了高耸的两座分楼,两座分楼中间有寥寥几个栈桥连接,平时使用率不算太高。

陈立农的办公室在这一座的顶端,林彦俊的办公室在另一座的顶端,平时能见到的机会很少。大会议室在栈桥附近,他们两个平时只有在会议前的栈桥旁碰到。

陈立农到自己的办公室拉松了一点领带,用遥控器打开了窗帘,出现在他眼前的就是宛如达摩克里斯之剑插入地表的高楼,而与他平齐的那边是林彦俊的办公室,窗帘紧锁,就像是闹别扭般的给陈立农一股奇妙的愉悦感。

他对着崭亮的窗户看了几秒,转身换了对袖扣,水蓝色的质地让他看着十分舒服。

他把口袋里的小盒子拿出来看了看,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叹了口气,又放了回去。

4

等他坐着专用电梯到达栈桥的时候,恰好碰到了林彦俊急匆匆的带着助理赶向会议室。

林彦俊脸上带着没调好时差的疲倦,眼睛下面挂着浅浅的黑眼圈,想来为外地的那个案子操心了不少。新来的助理抱着一沓资料站在他后面,看到陈立农就像是人类碰上了哥斯拉,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公司里口口相传的两人不合的传闻,想着往哪躲才能避免看到两位公司高层的互掐失态。

然而传言总归是传言,再怎么不和作为两位公司的高管也不可能当场打起来,再其次——陈立农看着站在林彦俊身后缩成一只小鸡子一样的助理有点想笑,又为了表面的人设憋了回去。他们两个从根本上就不是不合,甚至关系好到下属们无法想象。

“林总,这次赴外,辛苦了。”陈立农像是示好般的伸出手,但是特意咬词加重的赴外两字还是让林彦俊打了个寒颤。

林彦俊不情不愿的把手伸了出来,他知道陈立农因为他三个月前的事生气了,陈立农的微笑和眼神就像是要把他当众剥光般的赤裸裸和咬牙切齿,他有些经受不住的移开了视线。

“说什么话,陈总才是。”

两只手假意的握在了一起,陈立农收敛了表情,看着难得心虚的林彦俊有些好笑,他看着对方的脸,就像是突如其来想要恶作剧的孩子一样,他轻轻地在两只手分开的瞬间用带着薄茧的食指指腹划过对方的手掌心。

不出他的意料,带着情色意味的挑逗让林彦俊条件反射似的甩开了他的手。

陈立农也不恼,转身摆手离开走向不远处的会议室。

林彦俊则是皱着眉头,被划过的手掌心刺刺的痒,他把手蜷成拳头,额头似乎有青筋暴起。

助理在旁边把头埋进资料堆里,看着林彦俊的后脑勺发怵。

5

嘤嘤嘤,上班的第一天撞见公司的高层不和现场,该怎么办,在线等,急。

6

会议其实意外的和谐。

经过多方多面的准备,就算是正常的陈总和林总也难以挑出错来,更何况两人之中,一个刚通宵三天搞定一个合同,一个刚从外国连夜飞回来连时差都没调整过来,有疲惫因素加成,过关的可能性更高。

但是令他们奇怪的是,陈总和林总这一次在会议上并没有互相呛声,反而意外的安静。这股子的安静反而让他们有些暴风雨之前的宁静一般,脊背发凉。

果然,会议结束之后,陈立农喊住了林彦俊,叫他留下两个人谈一下。

陈立农的举止得体,笑容也满分,让人挑不出毛病。林彦俊旁的小助理担忧的看了一眼他的直属老大,看到林彦俊皱着眉头咬着嘴唇的样子,默默说了声老大多多保重——老大怎么打得过高他那么多的陈总啦!

陈立农打电话叫安保把监视器关掉,最后一个人走的时候本来还偷偷留了条缝,八卦的想要听听里面会发生什么,但是被一阵东西掉到地上的闷响声吓到,快速的把门合上,心想着不掺和这团浑水。

总裁打架,离得越远越好。

7

可是那阵响声,只是陈立农把电话放下之后,就把放在会议室桌子上的塑料瓶子全都扫到了地上的声音而已。

林彦俊单手撑着U型的长桌似笑非笑的看着陈立农,多年未变的酒窝很是醉人。刚刚被陈立农蹭过的那块手掌心的皮肤适时的痒了起来,就像是在叫嚣着让他去抚摸对方一样。

陈立农向着林彦俊靠近,他的手揽着林彦俊的腰,一用力就把人怼上了桌。他的大腿隔在林彦俊两条腿中间,挨着木质的桌子。

似乎隔着两条西装裤的面料,林彦俊都能感到热度似的,一下子就有热流冲到脸上,第一反应就是捂住了下半部分的脸。

多年的交情和默契让陈立农一下子察觉到了他的动作,有点好笑的抬起头,用手拉开林彦俊捂脸的手,按住他的下巴迫使他看向自己。

林彦俊害羞的时候脸总是染着淡淡的红晕,耳朵被头发遮了一半但是还是像是在表明主人的心思一般红的滴血。

“表白完就跑掉,阿俊是不是对自己太没自信啦?”陈立农用另一只手拉松领带,解开最上面的两颗扣子,眼神里带着光。“告白可不是什么好笑的冷笑话哦。”

陈立农生气的有理有据,林彦俊没什么话可以反驳的。

他当时硬着脖子跟陈立农表白的时候,可比现在硬气多了。可看着当时陈立农因为惊讶瞪圆了的眼睛,他却突然怂了,狡辩似的编出了这是他新想出来的冷笑话作为台阶一步步退的极远。

……直接结果就是为了躲远一点,林彦俊批了下属的假,自己担了下属的远调出差,美名其曰发现新的商机,跑去外面躲了三个月。

陈立农没出去找他,他一度以为这件事在他回来之后,就算是过去了。

但现在他的脑子里是一团乱麻,陈立农的反应出乎他的预料,但是却又合情合理的让他说不出话来。

于是他只能红着脸瞪着眼睛嘟囔不出话来,看着陈立农的脸越靠越近,然后叼住了他的嘴,掐断了他要说的话。

这个吻的幅度比林彦俊想象的还要激烈,他口中的氧气似乎要被对方全数吞下一样,牙齿不自觉的打开屏障,让侵入者般的舌头大大方方的进入,与他口腔中的软肉搅合到了一起。

陈立农闭上了眼睛,右手扯出他掖的完美的衬衣下摆,顺着锻炼的良好的腰腹从摆下伸进手去抚摸那一块软肉,林彦俊颤抖了两下,但是没有反抗,只是不着痕迹地往后缩了两下。

陈立农左手却在找林彦俊撑在桌上的手,然后强迫着他与自己十指相扣。林彦俊冷不丁的想起了当时被调戏般的划过的手掌心,重心不稳的倒向了旁边。

陈立农被带着整张脸扑向了他的胸上,起身松开了手,他觉得有些气急败坏又觉得有些好笑,一时间脸上的表情很是精彩。

林彦俊则是趁着这个机会重新坐起身推开他跳下了会议桌,干笑了几声。他后退几步,似乎觉得这个场面太过于尴尬,他停下来与陈立农对视了两秒,然后低下了头。额发遮住了他的眼睛,看不清表情,他转身就离开了会议室。

陈立农从上衣口袋里取出他处于半报废状态的眼镜,盯着林彦俊离开的方向,眼睛微眯,就像是猎豹捕食的模样。

转眼看到会议室的一片狼藉,他有点头疼,真心的为清扫的阿姨道歉。

8

目击到衣冠不整冲出来的林彦俊,公司上下传遍了陈总把林总打了一顿的传言。

……你看会议室都成什么样子了。

……你看林总的脸多红啊,一定是被扇过了。





TBC

评论(18)

热度(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