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图

他与他的手心里攥着一个宇宙

【农橘】止损点

超级x制霸!超级x制霸!农橘!

黑道ABO,梗来自 @方方土方方 

说没办法写短篇的梗最后还是写出来了......最后可能只有最后一点能看......

巨型OOC,如果被雷到了,不要打死我

有一丢丢的暴力描写.....只有一点点虐农

ooc属于我,np的大家都贼可爱

ABO气味设定基本延续之前那片的设定……脑子不好想不来太多符合气质的气味……

如果ok请往下翻↓







滴答、滴答。

他在哪里?

滴答、滴答。

他艰难地睁开被不透光的布遮住的眼睛,想从缝隙中窥见周围的状态,突然,仿佛故意展现给他一般,一丝带着甜腥腥的血液味道窜入他的鼻腔。

他全身上下充满了突突的钝痛感,手被粗糙的绳索紧紧束缚住,失去了知觉,听着水滴嘀嗒的声音,感受着身上的疼痛,他想着,自己是不是正在去往死亡的路上,仿佛只要闭上眼睛就能永眠一般。

那些水滴声是不是血液落在地上的声音呢。

被单调无味的黑暗包围,鼻腔里充满血腥气息,干裂的喉咙发不出一丝的声音,他想尝试呼救,但是却又无力的垂下了脑袋。

他知道那个人一定在看着他。

他是叛徒,他是那个不该被原谅的人,他是卧底在组织里骗了他的人。

在这个小空间里,呼吸声都变得十分的清晰,安静得让人害怕,人在紧张时在潜意识里给自己施加压力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就在他紧咬嘴唇,希望自己能保持清醒的时候,突然长满锈迹的铁门被拉开,发出刺耳的拖拽声,像在安静的空间中突然打向水面的一颗石头,整个空间内都泛起了紧张到一触即发的气氛。

陈立农知道,是处刑人来了。

不轻不重的脚步声从远处传来然后慢慢靠近,在最靠近他的地方时停下,陈立农能听到他的呼吸声,几乎能想象到他手背上的青筋是如何虬结而起,随他的脉搏突突跳动。

就在陈立农都觉得尴尬的长时间的沉默过后,突然一盆水被泼到了他的头上。冰冷的触感激的他突然清醒了几分,而干裂的嘴唇也得到了短暂的水源滋养,变得更加渴水起来。

然后眼睛上被罩着的布被粗暴的扯开,动作带着他的头都歪向一边,有微弱的阳光透过房间角落里的小窗照射进来,光斑被摔碎砸在陈立农的身上,让他眼睛短暂的发花,只通过那熟悉的酒精味认出来了来的人。

他歪了歪嘴角,扯动钝痛的面部肌肉,想对他做出一个微笑。

他刚想开口说话,一开口就止不住的咳嗽起来。但他还是执着的撕开咳嗽的间隙,带着一点笑意和沙哑低沉的嗓音,对着他说道。

“你就是我的处刑人吗?”

他直直的注视着林彦俊的眼睛,像是眼睛里带光一样,直到对方的眼神有些躲闪,他抿着嘴唇,做出了一个复杂的表情。

对面的人顶着一头打理良好的银发,曾经为了耍帅独树一帜的拖着他一起去染的头发,现在都显得有点黯淡。

“他们要你来,是要你宣布忠诚吧。”

陈立农抬起头,被水濡湿的额发纠结成一条条,露出了他光洁的额头。

“不说你最拿手的冷笑话了吗?笑里藏刀?哈哈哈哈哈哈刀这种?”

陈立农扯着嘴角,笑得眉眼弯弯,却不知道这幅模样在对方的心中是个什么狼狈样子。

“你说话啊!”陈立农有些暴躁的挣扎了一下,“我是不是在跟你说话?”言语里带着因为口音原因自带的撒娇意味,但是Alpha信息素却毫无保留的放出,椅子与地面磕出一声清脆的断裂声响。

强烈的草药味在空间内爆发,无意识的盘旋着缠绕住林彦俊的全身,令他开始颤抖起来。

他颤抖的用一只手紧攥住陈立农带着血污的白衬衫领口,将他从椅子上拎的离了空,却半天没说出一句话来。

“你这个烂人。”林彦俊寻思片刻,终于咬牙切齿的从齿缝里蹦出了这句话。

 

 

 

 

他突然想起来第一次见到这个人时的样子,如果从那个时候他就开始伪装自己,那么他还是真的是从头到尾都被骗了。

他最开始以为的那只像兔子一样的男孩子,到现在似乎才露出了他狼崽子一样的獠牙。

 

 

 

 

陈立农偏着头看着他,一双眼睛里什么情绪都不含,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他。

即使他感觉到面前那个制霸少年攥住他的领子的手在微微颤抖,也能感受到他另一只手始终持在大衣里的那个危险的玩意。

他是警视厅的线人,他从第一天进到这个组织里就明白这件事。

他明白自己的外表极具有欺骗性,所以他选择了这个看起来冷冰冰的感觉地位也不算太高的人作为切入口。

但是等他慢慢跟这个人接触之后,突然感觉自己做错了什么。那是一个深渊,当他深陷入其中,他知道,他必须要将所有的损失控制在他能控制的范围内。

而林彦俊却是在一步步压低他的预估止损点范围。

好了,最后还不是落得了这步田地。

陈立农看着他,仿佛眼中能倒映出林彦俊的样子,又仿佛是在用力记住面前这个人的样子一般,死死的盯着他,没有说一句话。

林彦俊得不到回应自觉无趣,松开了手,身体与凳子发出一声沉闷的撞击声,陈立农吃痛,发出一声闷哼。

“你从最开始就在骗我吗?”

“难道不是彼此彼此吗?”

陈立农扯扯刚刚被扯得松了一点的手腕上的绳索,面无表情而又有点疏远的说道。

“所以关于你这个人所有的事情都是假的?”

看吧,又来了。

陈立农沉默不语,忽然又展开笑容,是那个被林彦俊说着像兔子一样的笑容。

“你认为这个是真的我?”

林彦俊拳头紧握,就像是下一秒就要揍到对面的那个人脸上一样。

不要笑了啊,你不想笑的话就不要笑了啊。

“你真的背叛了我吗?”

不是我们,不是组织,不是联盟,只是我而已。

有些躲避陈立农的提问一样,林彦俊发问道。

林彦俊的发言让陈立农有一瞬的恍神,然后他笃定的摇摇头。

“我从来不会背叛你。”陈立农噙着浅浅的笑,却看起来危险无比,“不过也只有你而已。”

“林彦俊,你可以过来一下吗?”

似乎受到信息素的蛊惑一样,虽然同为Alpha,但是经过胶合之后,林彦俊似乎拥有了类似于Omega对Alpha信息素的敏感性一般,走向他的步子有点不稳。

就在他离陈立农只有不到半步的距离的时候,陈立农突然挣出了绳子,用手压住他的头,然后狠狠的一口咬在了林彦俊的后颈的腺体处,林彦俊被突然的疼痛和注入的Alpha信息素冲击的头脑一片空白,一阵剧痛在他脑袋里炸开,鼻腔里全是陈立农的味道。

“我爱你。”

他突然听到头顶上传来一声叹息。

“你愿意相信我吗?”

 

 

 

 

 

 

 

当看到自己的处刑人是林彦俊的时候,陈立农就放弃了一切的抵抗。

他有几百种可以逃脱这里然后换一个身份继续生活的方法,但是当他看到林彦俊的时候,一切的预想都崩坏了。

管他娘的止损点。

就让他们一起跌入深渊吧。

他想。




END

OOC到爆炸,抱锅盖逃走......

评论(15)

热度(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