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图

他与他的手心里攥着一个宇宙

【农坤】论在GAL GAME里攻略团员是什么样的体验1

农all!但是每篇都是1v1都不太一样所以忽略上下文不会踩雷!

大概是一个在乙女游戏里攻略自家团员不攻略成功就回不来的故事......

xxj文笔!真的文笔超级差!

OOC属于我!大家都是好孩子!

如果这些你都觉得ok,那么请往下翻↓









“请玩家选择场景。”

机械女声又重复了一遍,没有一点不耐烦的意思,仿佛如果他继续在这里待下去,她就会重复这句话多少遍一样。

陈立农草草的看了一遍场景,都是一些在少女游戏司空见惯的场景,过山车,鬼屋什么的……鬼屋那个肯定是朱正廷没跑了,他这样想着,又摇摇头,这样的一点都不乙女游戏,难道是想让女生表现自己的男友力?

“所以你到底要不要选择场景?”

过于生活化的用语和冰冷的机械声产生了极大反差,让陈立农开始认真思考自己是不是又被整了,但是对于一个刚出道的团体里的第二名做这种大手笔的整蛊策划有点不太像他们平时的作风。

所以陈立农理所当然的觉得自己在做梦,他笑着想是不是早上打开的那个包裹给他留下了太大的印象才让他做出了这样的梦。

“不是啊你不在做梦,”机械女声发出一系列的冷哼,听起来有点诡异,“你是在一个游戏里,不通关解锁完全好感度不能回现实的那种。”

陈立农确定自己的脑子想不出来这样奇怪的情节,突然地就冒了一手臂的鸡皮疙瘩。

“你是……早上寄来的那个包裹?”

这样非科学的事情很难让人相信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就算是爱豆也不意外。

“你选择的场景中会有单独的人去攻略,在游戏中会显示好感度,当好感度达到95以上即视为过关,60以下视为不合格。”机械女声不再理他,继续说明。

陈立农想了想,脑袋还是有点懵,不过他还是打算按照这个声音的指示来行事,早上的那个包裹和工作人员的含糊态度让他隐隐的感觉到这件事的不对劲,如果这个声音说的是事实,那么他必须更快的去解开这个游戏,现在这件事才是他摆脱这个空间的唯一办法。

“……达100时会有特殊奖励,那么玩家请选择场景。”

陈立农环视一周,最后站在了画着过山车的那一个画面前面,对那个声音的提问予以了肯定回答。

然后他就双眼一黑,晕倒在了这个白色的大空间里。

 

 

 

“喂,醒醒,农农?快醒醒,快要开机啦。”

谁的声音?

“……你这样就不对了啊,昨天拼死拼活要我早点睡的也是你啊。”

陈立农在一只手的摇晃中醒来,他顺着那只手往上看,视线模糊有点看不清楚对面人的样子,隐形眼镜好像滑片了。

对面铂金发色少年看着他满眼泪花眨巴着眼睛想让眼镜赶快归位的样子,不厚道的笑了起来。

最终在另一人的帮助下,他终于弄好了眼镜,然后看清楚了对面的那个人的样子。

蔡徐坤,他的坤哥,他们组合的center中心,有着舞台王者之称的男人。

难道这个就是他这次的攻略对象?

陈立农没来得及细想为什么一个乙女游戏女主会被设定到和蔡徐坤一个组合出道,就被蔡徐坤头上的一个粉红色的细长进度条吸引,上面有一个类似水银管的东西,上面写着数字75,还时不时冒出来一些小小的桃心出来,虽说这个东西乍看起来很突兀,但是却莫名和蔡徐坤的气质搭配了起来。

“今天……要录什么呀?”陈立农摆出自己特有的笑容,却发现好感度的进度条缩到了74。

“就到这个游乐场录啊,具体要怎么整我们还不知道,不知道要完成什么任务。”蔡徐坤耸肩,“好像要录什么特辑作为花絮放出吧,不知道这么大张旗鼓的能留下来几分钟。”

就在这时陈立农才突然想起来他好像在一个游戏里,而这里面的人都是假的。

做的好像本尊啊。

他这样想着,然后伸出手指戳了一下对面瘫在保姆车里的蔡徐坤的脸。

手感很好,一看就经过了精心保养的脸。

然后他看见对面的少年对他露出了疑惑的表情,但好感条却莫名的往上拔高了两格。

“所以我们今天就要录坐过山车的镜头诶?感觉会被截成表情包呀。”他指了指外面窗户外的巨大过山车,以及呼啸而下的一波波尖叫声。

然后他就看到蔡徐坤的表情突然凝固,骨节分明的手握紧了几分,手背上的青筋一跳一跳的,看得出来所属者有点紧张。

所以陈立农将自己的手放在蔡徐坤的肩头,慢慢说道,

“诶难道坤坤你恐高呀。”

果然,对面的蔡徐坤变了脸色。但是他又碍着摄像机的存在连连摆手说着,“没有啦!”像极了被触了逆毛的猫。

“我在呢。”陈立农用笑的弯弯的眼睛去回应了他仓促的“没有”,然后就如愿以偿的看到好感度条突然飙上了80。

他好像知道了这个游戏的正确攻略方法。

 

 






TBC

我又水了一章对不起!

评论(5)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