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图

他与他的手心里攥着一个宇宙

【农中心农all】论在GAL GAME里攻略团员是什么样的体验(序)

预警:

农all!但是不是一篇里面一攻多受!大概的故事就是不攻略你团员就不能回现实世界的故事!所以只能一个一个攻略的小可怜

OOC都属于我!NP团内的都是小可爱!

打了那么多农相关tag抱歉!大概是我准备写的几个cp【x之后就是一篇是什么cp就会打什么cp的tag不用担心会踩雷!

第一篇大概是农坤,先放一个背景设定好了。

我知道rps写这个巨雷顶锅盖逃走不要打我啊啊啊啊!

ok的话往下翻




某日,在内网传出了一个游戏的内测信息。

游戏是根据当前当红的男团“NINEPERCENT”简称np团的各位男孩子为原型制成的饭自制乙女向游戏,一时引起轰动。但是,作者在发出后半天内就删掉了全部内测信息,虽然有人在那半天中下载试玩过,但根据发回的repo表明,游戏与其说是一个半成品,不如说是被人强行删掉了一半数据导致的剧情缺失、话语不流畅的乱码版GAL GAME。

很多人都在猜测是不是被各家公司压下,想集合版权和剧情收集问题,再以整体的一个乙女向游戏面向整体粉丝。

这个游戏一时在论坛内的会员中成为传说一般的存在,有人尝试着去还原数据,无一不以失败告终,而后也没有公司出来说明版权和所属问题,这件事的风头慢慢被压下,被人忘记。

又是某日,在NINEPERCENT团体九个男孩合宿的隐秘公寓里,突然收到了一个没有标明寄件人的快递包裹。

当时没有人在意,快递不大,凭空出现在了他们合住的宿舍里,他们就理所当然的以为是哪家公司寄给自家艺人的文件,又或者是节目组做的整蛊游戏,都是被整习惯的偶像,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就谁都没管的放在沙发上让他静静地呆了三天。

然后第四天大家一起坐在沙发上聊天的时候,突然尤长靖感觉自己坐到了一个硬硬的东西,伸手一捞发现是一个快递盒,吓得一哆嗦,就抛给了离他最近的陈立农手上。

陈立农戴着眼镜拿着快递盒,不是很明白尤长靖在怕什么。

他仔细地端详这个快递盒,没有写寄件人,但是收件人却仔细的写上了NP团的字样,虽然看着NP团这种缩写让陈立农感觉有点怪怪的。快递不重,大概也就是几张纸的重量,但是快递盒却整整齐齐的,不像一般的快递,在路上总是会有一些磕碰的地方。

本来坐在远处的蔡徐坤突然警惕了起来,他看了看包裹的大小,感觉也不像是一个小型的爆炸物,也不会是什么有毒的物品,特别是最近几天节目组门口也有监控摄影机,也不太可能是私生饭送来的奇奇怪怪的东西。

“农农,这东西还是谨慎一点的……”

话音还没落,快递就被陈立农拆开了,蔡徐坤叹了一口气,只好问道,“里面是什么?”

陈立农摇摇头,他打开了包裹,里面是码的整整齐齐的泡沫板,拆到最后只是一张纸飘飘然的落了出来。

“请享受游戏。”

刚起床不久本来还有点蒙的朱正廷看到这个就被吓出了一身冷汗,声音都在抖,

“这这这……不会是节目组又要搞什么装鬼啊什么的吧……不要这样啊这要我晚上怎么睡觉啊……”

虽然朱正廷同学刚起床,离下一次睡觉还远着,但是这件事的确需要好好商榷一下,如果只是节目组的恶作剧那还好说,但是如果是私生饭或者其他什么的危险人物,这件事就大条了。

最终,几个人一合计,干脆就放任他几天,如果时节目组的安排,他们也肯定想要自己的反应,如果是什么危险的人的话,收到了这一条消息肯定还会有下一条消息传来,那个时候再去告诉节目组和他们随身的导演也行。

这样想着,虽然心里还是毛毛的,他们还是开始了一天的普通行程,大家都默契的没提那个包裹的事情。

到了晚上,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大家就理所当然的当那是一个节目组的恶作剧,放任它而去了。

到了晚上,陈立农和小鬼按下了因为今天的拍摄累了然后早早睡了而又早早起了莫名兴奋的蔡徐坤小朋友,关了灯都进入了梦乡中。

然后一个冰冷的机械女声在陈立农脑中响起。

“欢迎来到游戏:我与NP团的游乐园奇遇,请玩家选择场景。”

陈立农猛地一睁眼,却发现自己站在一个纯白色的空间里,周围漂浮着各种场景的投影,怎么想也不会是现实中的场景。

我是谁?我在哪?这是在干什么?

连轴转了一天的陈立农脑袋里一片模糊,宛如一个补作业补到半夜的小可怜。

 

 




TBC

超级制霸那篇我会在这篇写完之后继续写,不会坑的。

评论(26)

热度(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