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图

他与他的手心里攥着一个宇宙

【超级制霸】偶练学院的日常5

大家都是好孩子,ooc属于我,xxj文笔

删tag请联系我~

此文为农橘!超级x制霸!

日常深夜爆肝= =

18

其实静下来想想,上了林彦俊,他还能安然的躺在自己的身边,这种事情并不可能发生。

陈立农又重新躺下,头枕着一只手,然后将另一只手伸出来打量着。

他想,就是这只手将林彦俊的手腕弄成之前看到的那个样子吗,不知道为什么他有点莫名的心悸。

幸好不是左手,那只手的力气要比右边的大许多,真的弄伤林彦俊就不好了,虽然他已经把他弄伤了。他有的没的这样想着,然后突然一个弹跳从床上跳了起来。

对啊,他在想什么,林彦俊被他弄伤了啊,这个时候还在纠结这些事情像什么样子。

他起身起的太猛,脑袋像突然被撞击了一样,突然的钝痛从后颈蔓延上来。然后他就闻到淡淡的草药味和这个房间内的酒精味慢慢的交缠在了一起,变成一种更加烈性而又更加吸引人的味道。

但在这个时候,他并没有细想,这种突然的变动是因为什么,他脑海中只有一件事,那就是要赶紧给林彦俊手上淤青的部分上药。

林彦俊是一个音乐生,是他们这一届唯一的一个Alpha音乐生。他为即将到来的音乐会准备了许久,这个时候让他的淤青暴露在外面,只会给他的音乐会添上瑕疵。

陈立农是作为体育特长生被召入欧联学园的,也正是这个原因,才使他以一个未分化的身份在体育课部受尽了流言的骚扰,让很多人怀疑他进来学园的门路。

很快,陈立农在房间的角落找到了他放了很久没用的医药箱。

药膏是体育生们的必备品,因为不知道下一秒会在哪里磕碰一下。

他把林彦俊扶起让他躺在自己的那张床上,林彦俊睡得很熟,这么折腾他居然都没醒,听着从床上传来的平稳的呼吸声,陈立农叹了口气。

他把林彦俊的手从睡袍里抽了出来,青青紫紫的伤痕堆积在小臂上,光看这只手,就像是刚受过极刑的间谍一样。

陈立农刚拿起来这只手,他才发现,和他住了半年的室友哥哥,皮肤是不同于其他的Alpha般的白皙。他的手指因为要学习演奏多种乐器而有些薄茧,但这并不影响整体的美感。

可能多亏了他一天洗三次澡的这个习惯,让他养成了这一身让女性Omega都羡慕的好皮肤。

……哦,当然还有他那一堆护肤品的功劳。

处理完了伤口,陈立农看着安静躺在床上睡着的林彦俊,不知道为什么全身上下都有些不自在。想着了解清楚Alpha的各种构成习惯,还有各种因为这次突然的分化要办的文件,在心里以这些说服着自己,他从这个房间内逃也似的拿着抑制剂跑了出去。

19

幸好对面和他频道比较对的上的木子洋刚好在寝室。

“洋哥,可以教教我一下这个怎么用吗?”

木子洋还没转头,就先闻到了一股甘草混着酒精的味道,然后就听见了这个声音。

他嘴里嚼着从他小弟那里偷来的糖,有些含糊不清的开口。

“哦,弄弄啊,是来问抑制剂的事情吗?林彦俊呢?”

“他在睡觉,好像我昨天很吵呀,很麻烦他诶。”陈立农有些不好意思的挠着头,“有吵到你们吗?”

“那倒没有,昨天卜凡想帮忙来着,被林彦俊赶回来了,要不是知道你会分化成A,可能就要报警了。说起来你什么味道啊,为什么这么像甘草片的味道?”木子洋皱了下眉头,“你是不是还没打抑制剂?A的气味撞在一起很让人难受啊,以后一定要记得定时去学园领抑制剂。”

陈立农一脸懵逼,就像他刚起来的时候并没有觉得全房间的酒精味有什么不对一样。

20

办好所有的手续之后,已经是下午两点。

陈立农在校外有一份兼职,在咖啡店工作,咖啡店在一条繁华的街的支路上,平时客流量不大,时薪也挺高,所以他就在这里一直干了半年。凭借他高高帅帅却又看起来软萌无害的外表,还为咖啡店吸引了不少客源。

店主是一个留着半长头发的青年,看上去没比他大多少岁,名叫周锐。

说起这位店主,平时糙惯了,某天突然心血来潮化了个妆,惊异了一堆人,然后就获得了一个“锐姐”的称号。本人恨极这个称号,所以大部分时间,陈立农还是老老实实的喊着他“锐哥”。

说起来,分化了的这个消息也必须要跟锐哥说一声。

陈立农这样想着,然后快步的从后门走进了店铺内。

这个下午显得很清静,周锐趴在吧台上,膝上躺着一只布偶猫,也是懒懒的样子。

听见了从后门传来的声音,周锐抬起头,看到慢慢走进来的陈立农,点头示意了一下。

“锐哥,我分化了。”

周锐刚撑上脸颊的手突然一滑,整个人向吧台倾倒了一分。布偶猫受惊的一跳,嫌弃的在地上舔了两下爪子。

“诶,这样的吗,难怪你昨天没来,我还打电话问了的,虽然不是你接的,但他说你有什么……必须处理的事,”周锐眼神里充满八卦之光。

“那是我室友啦,欧联A公寓。”

周锐撇了撇嘴,像是失去了兴趣一样又重新倒回吧台上。

不知道坐了多久,陈立农突然开口。

“锐哥,你知道是不是一般A都会排斥其他A的气味啊?”

“是啊,毕竟A的信息素都是充满攻击性的啊,就像两头斗红了眼的斗牛一样,你突然问这个干什么?”周锐都没改变姿势,一手撸着猫,脸贴在吧台上,一点都不像那天惊为天人的“仙子”。

“没什么啦,你这是什么烂比喻。”陈立农又露出了他那招牌的笑容。

然而听了这话,他开始觉得事情有点不对。

那他刚醒来的时候为什么没有觉得不适?

新人保护吗?




TBC

所以有人多理我一下那个点梗吗~

评论(9)

热度(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