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图

他与他的手心里攥着一个宇宙

【农中心ABO】偶练学园的日常

全员向ABO,农中心,搞什么cp我还没想好【x

有年龄操作,文笔就是迷

Lof主吃的cp都很奇怪不要做任何期待【。

我也不知道最后会不会变成了一篇吐槽文。

自嗨【x

1

“人类在千年以前完成了二次进化,全世界人类在潜移默化中转变成了六种性别,但是无论男女都分为Alpha、Beta、Omega三种,随着对新出现的两种具有信息诱导素的新兴人类的研究,人类逐渐适应了六种性别的生活。在最新的一次全世界人口普查中,登录在册的所有人类人口中95%均为无信息诱导素的Beta类普通人类,是否这是在说明新兴人类无法适应现代环境,现在还不为知……”

一堂历史课,老师在讲台上泛泛而谈,越讲越偏,陈立农在下面的座位上无聊的转着笔,他还没分化,这样的课对于他来讲有点无味。

在现在普遍15岁就会分化第二性别的时代,他已经17岁还没有任何反映,要不是去医院检查发现腺体还未完全,就要被家里人当Beta登记上交了……

他现在在读的学校是全国有名的由中外合办的综合类学院,欧联学园,本来来说,刚进这所高中就要根据分化的第二性别来选择学习方向,而今年却迎来了他这样一位“怪咖”,所以入学半年的他到现在还是在学习基础课程,每天的课排的满满的。

坐在他旁边的一左一右分别是他的室友林彦俊和损友尤长靖,一个和他一样来自T省,虽然成长在这边,但是口音还是带着家乡的味道;而另一个则来自M国,一口带着奶音的中文十分可爱。现在这两个人一个枕着自己的胳膊一个直接脸朝下睡死在课桌上,显得中间穿着粉红色衬衣的陈立农十分明显。

无奈的叹了口气,他数着下课还需要多久,一脸绝望。

今天的我分化了吗?

没有。

今天历史课老师讲课突然讲飞讲到了ABO性别平权了吗?

讲飞了。

绝望。

2

在刚开学的时候他没少被别人问过性别,虽然多是Omega的同学们。

陈立农,公认的“怪咖”,长了一张笑起来是Omega板起脸来是Alpha的脸,闻不到信息素的味道,好像又是个Beta,所以甚至这个课题成了一个赌局。

……当然,当他们为了验证而旁敲侧击的问陈立农第二性别是什么的时候,他很无所谓的摆了摆手,说他还没分化。

在当时这个事甚至被传到了高中部,引起了很大的争议。

好在这些事都是来得快过去得快,当下个月aqy公司又出了新的游戏的时候,这件事就像被白色的沙子浅浅埋下了一样,虽然有时候还是会有好奇的或者不屑的眼神向他传来,但是也都持续不了多久。

陈立农向后看去,想看见挂在后墙上方的钟上的时间,他有点近视又有点嫌弃眼镜重,看个时间总是要花不少功夫。

然后一定神就看见了坐在他后两排斜右方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的“学园偶像”蔡徐坤。

蔡徐坤跟他一届,大他两岁,Omega。一进学校就因为出色的学科成绩,极好的运动神经,以及在迎新晚会上表演的一首极具魅惑感的歌被封为学院的“偶像”,虽然本人并不想接受这个称号就是。

蔡徐坤捂着嘴有点憋不住笑的样子指了指他旁边的林彦俊和尤长靖,陈立农一脸无语的摇头耸肩,示意自己已经习惯了。

然后蔡徐坤憋笑的更难受了。

3

说起来蔡徐坤这个人,是个Omega,但是行事风格都很雷厉风行和强硬,根本不像一个柔弱的Omega。同时他还很好强,经常勉强自己去练习和学习新的东西直至累倒,为了但不仅为了在第二学年接手学生会长的工作。

哦,对,这个人现在就是学生会的财务部部长了,史上第一个一年级部长。

蔡徐坤的信息素味道,陈立农“有幸”稍稍闻到过一次。

那是在一节体育课上,虽然现代科技让抑制剂能抑制99%的味道,但是在剧烈运动过后散发出的汗水中还是会有信息素的味道存在。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少有AO两性别的人可以一起上课的。

那个时候蔡徐坤瘫在地上,一口一口喘着粗气,陈立农也瘫在他旁边,正准备扬起他那标准的乖巧微笑去找老师求情,突然的一下就闻到了一股奇怪的香味。

香味去的很快,但是陈立农还是分辨出了这是晨间刚开放的还带着露水的新鲜平阴玫瑰的味道。

高级的味道,绝对是高级的味道。

所以,总而言之,蔡徐坤这个人就是一个在各种方面都相当厉害的人了。

……所以,为什么他都闻到了信息素的味道他还没办法分化啊!

“为森莫啦!”

陈立农嘟囔着,一边把他看起来就软乎乎的一头黑发揉的一团乱。

然后抬起头,就看见了刚睡醒一脸懵逼的看着他的林彦俊。

“你是傻了吗。”

刚睡醒的林彦俊一脸冷漠,是冷彦俊本俊了。





TBC

谁能教教我怎么打tag......

 

 

 

 

 

 

 

 

 

 


评论(6)

热度(154)